搜索此博客

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我不给任何人当“替死鬼”

 
在中国这样一个高度封闭的制度里,病人是很容易被利用的一个人群。医疗资源是政府垄断的,医生也都有党委管着,人家不用说故意不给你治病了,就是手法上给你拖延一点,你病人的痛苦都会增加很多,因此病人一点不敢得罪政府,病人方面的所有人为了治病也等于在祈求政府。

 

相对的,如果你病人“表现好”,医院治不好的病,政府还可以给你安排“替死鬼”,把病转化到别人身上,让你活下来,说白了,就是强制别人替你死!这不是医术是巫术。

 

病人这一方面,也包括病人的家人和亲友。谁家没有个三亲六故、七大姑八大姨的,因此病人方面的具体人数无法统计、职业无法统计、社会阶层无法统计,家人、亲友做什么职业的都有,社会地位高低也是各不相同的,但是他们的确又属于一个人群,表面上各自生活,但是又是相互联系的,他们是一个方面,凡是立场一致的都可以称之为一个“方面”。为了病人,病人方面的所有人都是支持“巫术”的,天然就都是“替死鬼”的对立面,虽然被选作替死鬼的人是无辜的善良人。病人方面的所有人为了治病也会支持政府、想方设法害死“替死鬼”。

 

这样一来,有一点也非常明确了,病人方面的庞大人群,通过病人就能被共产党完全控制住。

 

我这里要写的不是病人和治病,我要写的是被选择充当替死鬼的好人们,受到的秘密迫害和惨烈的结局。

 

生命多宝贵啊!我见证的两个实例“替死鬼”;

 

第一个实例。我幼年时的玩伴彭秋红,我读书以后换了新环境,就没再接触她了,但是她出事时我听说了。她大概14岁时被便衣警察强奸(或轮奸),事后警察还到处传播她被强奸的事实,说她被强奸时到高潮了……。那时秋红只是一个14岁的小女孩啊,她如何能承受住这样的迫害啊!秋红的家人如何能承受住这样的迫害啊?秋红气的投河自杀,想一死了之,还被救上来了,送到我妈工作的医院去抢救,我由此知道了这件事。

 

很明显,便衣警察在她周围到处都是,她已经被盯死了。共产党不让她死,她想死也死不了——她肯定会被救的。

 

一个正常的女孩子谁会同意充当“替死鬼”,主动同意跟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病人男”结婚呀?那就得把这个女孩子糟蹋的没人要,“病人男”再出面要她。这个女孩还得感恩图报,这样巫术警察才能以“报恩”的理由,利用巫术在暗中把病转化的女孩身上。

 

我想这是彭秋红厄运的原因。中共选中她充当“替死鬼”了,才这么样糟蹋她而不让她死。后来秋红果然结婚了,生死未卜。

第二个实例。那女孩子也是被逼结婚的,她在婚礼上自己脱光了。女孩子结婚的那一天就是新娘子,对吧?!新娘子在婚礼上自己脱光了,这得多大的冤屈?她的父母还有脸活在世上?

 

她的“病人男”具体是什么病我就不知道,但是这个女孩子结婚后不久就死了。她死之前,我去见了她一面,她已经卧床不起了,她看见我以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生命多宝贵啊!”——我听了这一句几乎落泪了。

 

其实我不认识这个女孩,是她死之前,我生父(下称“缺德爹”)忽然让我去看她,只说是他朋友的女儿,我是后来才听说这女孩子婚礼上的一幕的。那时我年轻,太单纯太幼稚,我纳闷多年,为什么让我去看她呢?可能他们认为,我跟这女孩子是同类——都是被选中充当“替死鬼”的,缺德爹希望我跟她是一样的下场!

 

请注意一点,共产党警察队伍,只是逼她们结婚,可没想过让她们过正常生活。“病人男”在家里可能还有老婆,甚至还有孩子,跟女孩子结婚只是为了把病转化给她,从没想过一辈子对她感恩戴德、对她好,没有这个想法,人家急着你早点死了、回家过日子去呢,病人男心里都很清楚,这样的女孩子早都被警察糟蹋的没人要了,我“病人男”要是没病也不要这样的啊!

 

可能有人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受害的都是女孩子,病人都是男方。而没有“病人女”,让男孩子充当“替死鬼”的情况?我认为没有!道理很简单。如果女人得病的话,年轻的就是家里给治,年纪大一些的靠子女、靠老伴,治不好也就算了。共产党人中流行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婆!谁会大费周折的给“病人女”找替死鬼呢?都是男人得病才会损德害人,给自己续命吧!

 

我是幸运的;打断大腿、当众扒光、当众强奸(或轮奸)——神保佑我躲过这个大难;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刚上中学那一年遭遇了一次“生死劫难”,当时对方(便衣警察)害错了人,把别人当成我了;而我本人并不知道那些便衣警察是来害我的,我居然不知道自己曾经躲过了一次生死劫难,也不知道我早已被共产党列入“替死鬼”名单。而一直以为那是个跟我无关的“意外”。

 

19879月我(13岁)升入了理想的中学——《哈尔滨市第44中学校》(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老)省图书馆旁)。这个学校是含初中部和高中部两个完整部分的区重点中学,离我家很近,只隔了一条马路,在当地口碑相当好,我进入这个中学我家人都很为我高兴,我本人更不用说了。入学不久除了正常的学习生活以外就出现了一件小小的怪事,学校接教委通知本来每周两次体育课合并后改成旱冰课,每周一次课一个半小时,还说这样改了以后教委承认学生的体育课成绩不影响毕业。旱冰现在叫做“轮滑”,当时的哈尔滨很少人玩这个,我们这些学生还有家长都觉得难以理解,觉得这个东西对学生身体的锻炼还不如传统的体育课有效率。但是因为是教委直接安排下来的学校只能执行,况且讲明了只要出席就算作学生的成绩,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大家也就都照做了。

 

这个课还必须要到社会上的轮滑场去,坐公交车三站路,等于每周一下午我们学校包场。转眼到了11月份,哈尔滨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温度降到了零下,已经下了几场雪了,人们早就换上冬装了:很厚的棉衣,还得戴帽子和手套。又到周一了,我上午上课的时候还好好的,中午回家吃完饭忽然就开始发烧了,温度还很高,我妈正好休班在家,就说“你(指我)别去滑旱冰了,天气那么冷还得坐车,大不了明天我给你补个诊断书,在家歇半天吧”。我一听正好,那天就没去滑旱冰。第二天早上我的病也好了,就按正常时间去上学,刚一进教室就听大家在七嘴八舌的在议论“XXX同学(男)昨天摔骨折了”,“大腿骨断了”……。我当时也就那么一听就过去了,根本没往自己身上联想。

 

我现在想,那个骨折的同学明显不是摔的,滑轮滑呀,就算受伤也是崴脚脖子,没可能崴到大腿上去吧,明显是有人专门去打他,下死手打断了大腿,人的大腿一断,无论如何这个人就跑不远了,然后几个人围上去很快行动,断大腿是第一步,为后面冲上来的人做准备,否则就不会直接断大腿,这明显是个专业计划。那么后来冲上来的人要做什么行动?就是要当众扒光,我当时是13岁的小女孩呀,当众扒光了,当众强奸(或轮奸),那我还能活吗?自杀也不行,便衣警察到处都是,已经盯死我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肯定不会让我痛痛快快死了。那就是走彭秋红那条路,逼当“替死鬼”去了……。

 

只是后面冲上去的几个人看见倒地的是个男孩子,就收手了,他们知道搞错了,惹大麻烦了,这也说明男孩子不是目标,被害的应该是个女孩!我现在回忆那个被打断腿的男同学很瘦、个头不高,我也是这种身材,再加上冬天穿的棉衣外面罩的都是校服,帽子围巾能挡住大半个脸,再加上最关键一点,我那天生病没去,这在客观上也增加了便衣警察们的“难度”,如果我也去了,那么两个看起来差不多的人会让便衣们多观察一会儿,肯定会分辨出男生和女生的不同,而我没去,我是忽然生病才临时决定不去的,事先没人知道,所以像我这样瘦的身材在现场只有他一个,所以就把他当成我,错误的打断了他的大腿了。

 

后来这个同学大概两个月左右都没来上课,也没来参加期末考试,再后来就放寒假了,第二学期再来的时候听说这个同学转学了。是啊,就算这个同学自己不多想,他家里那么多人也会想的,摔倒肯定是不会摔成这样的,他们家里甚至会托人偷偷的查一下吧,只是这家人都没声张就转学了,说明共产党政府对他们家做工作的力度不小。第二年,我们学校全建制改制为《哈尔滨市第20中学校》,就是强制的把原来的《44中》的初中部剥离出来并改名为《20中》,原来的《44中》只保留高中部并搬迁到本区其他地方,原初中部教职人员进入新的《20中》后再处理。这个变化可谓巨大,处理力度可谓巨大。而这样大的力度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需要被掩盖的真实原因有多恶劣。

 

这件事发生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一个便衣警察曾经到我们班级里来询问过我那天“请病假”的情况,他态度并不善良,最后甚至说“你(指我)没有提前请假也是问题”,我当时回答他“我提前能知道自己生病啊?”——全班级哄堂大笑,这个“笑话”在老师同学中、在父母的工作单位、甚至在警察中都流传甚广!

 

轮滑场的位置是在哈尔滨市南岗区大直街和红军街交界处,博物馆的对面,几年后这个轮滑场的位置上盖起了高层建筑,这里曾经发生的“罪行”也就抹平了。

 

不管怎样,我想警察这次迫害我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我是幸运的!我的肉体没有受到伤害,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的精神没有因而受刺激。此后的差不多30年时间里,我甚至从没想过任何不幸会找上我,虽然警察的非法监视一直都秘密存在;但是在这一阶段形成的健全的人格,对我今后的一生都很重要!

 

也正因为警察们的行动失败,我不再是警察设计的“被糟蹋的没人要”的情况了,也不存在“必须报恩结婚”、接受转化恶病的问题了,那么给我安排的那个需要我去替死的“病人男”也就没法出场了。

 

、什么人会被选作“替死鬼”?地主的后代,通常用这种方式斩草除根;

 

那么什么人会被中共发达的警察系统选择作为“替死鬼”而使用这种方式进行迫害呢?从实例来看,被选中的几乎都是毫无自我保护能力小女孩,她们本身都还没有开始真正的人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罪行吧。那就是根据“出身”了——共产党的出身论!

 

我本人是地主第四代,用这种方式对地主后代斩草除根!历次运动中受迫害的人们,以为运动过去了就完了?一些人群也得到平反了,那一切暴行都过去了?共产党可没有那么简单,监控你后代、收拾你后代,只不过方式更隐蔽了——秘密警察迫害,毁掉你后代的一生!

 

、病人的出路不是唯一的,不害人也能好病;

 

我觉得,生了大病的人,如果能积极的自己锻炼、祛病健身,这样的人本质还是好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数不清的癌症患者、重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确实恢复了健康,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在于洪扬法轮大法,但是当我写到解决方案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法轮功。

 

如果那些为了寻找“替死鬼”而与中共同流合污的“病人男”们、病人方面的所有人,都能转而修炼法轮功,提升自己而祛病、改变人生,这人间会少很多悲剧。

 

很多病人不想吃苦练功,他们也没有提升自己的心,不想修炼,不是不给他们机会了,他们一意孤行的作恶、转化恶病,也就是走向灭亡了。我知道有这样的例子,本来的大病没转化出去,又遭了恶报——三十多岁瘫痪了。

 

、及时曝光邪恶不容易!

 

及时曝光邪恶很重要!如果前面受迫害的人能及时的曝光中共这一类邪恶罪行,中国人能及时的了解、防范迫害,可能后面的受害人就可能不受迫害、或少受一些迫害。

 

哪怕是曝光其一部分迫害手法呢!纵观上述事实,根本不是个人犯罪能达到的,从医院系统、教育系统、到社会上的经营场所,都调动起来为这类迫害服务?哪个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就是中共有系统、有计划的做的。作用有三,一个是牢固的控制住病人方面的庞大人群,二是迫害了中共想要迫害的人群,三是锻炼了队伍——统治中国人的庞大的监控行动队。中共的邪恶已经超出一切天理、人伦的范畴。

 

我大学毕业国家给分配工作,被警察非法截留了,我至今不知道国家给我分配了什么工作,也从未取得一分钱的收入。我自谋职业,全国找工作,不论我走到哪里,警察都能找到我,十几二十次强制我失业,就是要逼我当“替死鬼”:逼我承认自己吃不上饭,要靠警察给安排“病人男”——去报恩结婚,才能吃上饭,虽然我工作成绩受到社会的肯定,警察们都当作看不见,国外机构给我的工作鉴定也被警察扣留,警察就是要逼死我。

 

如果一个女性能提前知道她的一切“遭遇”都是中共政府有目的安排的,她在受尽屈辱以后还是会被害死,那她直接等死算了呗,还去跟“病人男”结婚干什么呢?所以及时曝光邪恶很重要!

 

说实在的,作为一个普通的受害人想要曝光,甚至想要搞清楚中共这套机制,是怎么样害人的都很不容易啊!

 

我不会给任何人当“替死鬼”!警察再怎么暴力威胁、纠缠骚扰,我也不要他们安排、转化的恶病。让我们把及时曝光邪恶做的更好一点吧!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警察怕下雨,每一个雷都有可能劈死他们


 
一般人并不反感下雨,尤其夏雨,至少没有那么晒,农民更称之为甘霖。

但是,

 

警察怕下雨,每一个雷都有可能劈死他们;

所有共产党员怕下雨,每一个雷都有可能劈死他们;

很多核设施怕下雨,屏蔽不严,每一个雷都有可能劈死他们;

 

他们宁可维持高温闷热的天气,反正他们的房里、车里都有空调。

只要他们可以不被雷劈,至于农业、生态平衡……,他们哪会做人事啊!

他们利用巫术邪道“装神弄鬼”,也要维持高温闷热的天气,为了阻止降雨、雷电!

他们支持的气候峰会、尖端科技、学术研究,

都为他们免遭雷劈、天惩,绝对不会为人类的生存环境考虑,哪怕一点点!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放下一切幻想,根本不可能停止迫害


人家为了迫害你投入了大量经费!

有些警察、官员等(下称“他们”)因为迫害你而升官发财了,人家能退出来吗?

甚至人家的孩子、孙子都是吃这碗饭的,就是靠你蒙难起家的,人家几代人能退出来吗?

房子、车子、票子都退出来,孩子的仕途、孙子的升学都不要了?停止对你的迫害?

甚至社会地位、亲友的艳羡都从而失去了,而退出来——停止对你的迫害?

 

他们怎么也要挺住迫害你啊!

怎么也要放弃良知的迫害你啊!

自我洗脑也要强迫自己认为受害人都是“有罪”的啊!——如果我做错了上级能给我这样的肯定和待遇吗?

损德是没办法啊!怎么也要损德啊!不损德就没有现在的一切啊!

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他们还要给共产党献计献策呢!

因为没有这套杀人机器就没有他们的一切!

说没有共产党以后他们再奋斗也可以发达呀!他们还没有那个本事,他们很清楚他们是“流氓无产者”,他们全靠共产党撑腰、迫害好人才能“享福”。

他们比党魁更怕共产党倒台,比主子更积极的维护邪恶的统治。

甚至你受害人过上一点好日子,他们都怕完不成任务,丢掉一点点所得啊!

他们都要关注你现状、想方设法破坏你的新生活、哪怕是一点新气象呢;

拖垮你(受害人)才是他们的目的啊!

你还想停止迫害?笑话啊!

 

他们的罪恶比首恶更恶

首恶教唆作恶时,如果他们都不作恶,即杀人机器无法正常运转,也就不存在迫害了吗?

所以越是底层卖力执行的他们罪恶越大!

因此,遭恶报者多在底层,合理吧!

 

他们乐意人们抱幻想,显得他们的存在很重要,好像你伸冤必须求他们,利用你的幻想、勾起你的有求之心!

听清楚啊,他们只是利用你!!!勾起你幻想停止迫害的心、追求公正的心、急于解脱的心,他们从来没想过要给受害人做什么事,他们不害死你就不错了!

 

六四大屠杀幸存者也好!法轮大法修炼者也好!各类受迫害的人士也好!

只要你受迫害了就一定要清醒!任何类似“坦白从宽”的、让你配合的说辞那都是要害死你的诱饵!

作为受害人一定要放下一切幻想,不要让有求的人心,人为的滋养邪魔(指中共),唯有清除中共才能迎来正义。

 
 
 
 

 

 

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

有些孩子生了还不如不生呢!


如果希特勒他妈不生希特勒……

如果斯大林他妈不生斯大林……

如果东条英机他妈不生东条英机……

如果毛泽东他妈不生毛泽东……

如果习近平他妈不生习近平……

如果恶警他妈都不生恶警……

 

这人间少很多“祸害”!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她们怀胎十个月不知道会生个什么东西?孩子元神来的时候,她们一点都不知道?

 

在我周围卧底的便衣警察们几乎个个都有孩子,他们或者背着、或者抱着、或者推着、或者牵着那些杂种孩子,在我面前晃,对我显示他们有孩子?也是他们都有情报知道我没生过孩子,想让我“妒嫉”他们有孩子?那是他们自己的愚昧想法!生孩子谁不会啊?生孩子算什么本事啊?谁知道他们的孩子将来长成什么样的“祸害”呀?!

 

我虽然没有为人类贡献“天才”,我至少没有为人类制造“祸害”!看到卧底警察手里的杂种孩子,我真心觉得:有些孩子生了还不如不生呢!


附:

《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的“小鸟”!!》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共产党哪来的黑金,给那么多流氓发放狗粮

 
下三烂警察连跟好人说话都不配,社会上招安来的流氓混混嘛!现在他们不但挺起腰杆跟好人说话了,还教训好人、迫害好人、改造好人,誓把流氓的世界观强加给好人?说到底,不就是狗粮吃饱了,流氓兴奋呀!哪朝哪代的流氓这么红火过?那么有必要追究一下,共产党哪来的这么多黑金,养活这么多流氓——给这么多流氓常年发放狗粮,多少年如一日?也就是几个主要的黑金来源。

 

六四屠杀大学生以后,共产党在国际社会受到制裁,其资金来源受到极大摧毁,这是共产党的一个“大难”,如果处理不好那时就有可能亡党。邓小平当时高举朱镕基,曾经说过“共产党内没有一个人懂经济,如果说有一个人懂经济,这个人就叫朱镕基”。很多人也都知道江泽民和朱镕基不和,两个人斗的你死我活,可是江泽民就是搞不垮朱镕基。为什么?就是朱镕基能搞来黑钱嘛,能保共产党不亡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朱镕基访问北美,建立了第一批海外上市公司,这就是华尔街“中国概念股”的由来。朱镕基带去的一批公司和此后依照此惯例在美上市的空壳公司,骗到了巨额美元,保住了共产党不至于亡党。

 

朱镕基亲自带去的第一批公司里不是只集中在华尔街一个地方,也包括在加拿大多伦多上市的。“嘉汉林业”是其中主要的一个。(www.sinoforest.com

 

老牌的海外上市公司“嘉汉林业”的英文名称“SINOFOREST”,看这个英文名称是“中国森林”的意思啊,怎么汉语译成了“嘉汉林业”呢?是的,这个汉语名字极具特色和迷惑性。首先“嘉”与加拿大的“加”字谐音,“汉”指汉人、汉地,就是中国的意思,就是在加拿大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意思吧!这公司是“舵手企业”,他们刻意回避了中字头企业的名号,改头换面了,目的显然是为了隐蔽的,做“秘密工作”。它不是正常经营的公司,是为共产党敛黑钱、洗黑钱的总舵,它的真实身份也不允许它高调和暴露。我说的形象一点,打扮的花枝招展出来拉客的都是妓女,老鸨子通常不出来,甚至隐姓埋名。

 

我想这是共产党黑金的一个主要的来源。共产党一直不承认中国人民对国家财富的所有权,否定中国人民的创造力,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共产党认为中国的财富都是党从美国骗回来的,至少很大一部分是这样骗来的。所以共产党宁可用这些黑钱豢养走狗,去镇压百姓,也不肯给百姓一点自由。其实中国人民没让党去美国骗钱。如果没有共党的镇压,中国人完全可以自己致富的;在没有共产党的漫漫五千年历史中,中国一直是领先世界的。是共产党非要去美国骗钱,然后回国镇压百姓的,说来说去,都是共产党的问题。没有共产党以后,中国人民才能过上好日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最初镇压法轮功的资金就来自于朱镕基搞来的这部分黑金。

 

第二个比较大的黑金来源——外资,即“世界工厂”。大批的国外资金被吸引到中国投资建厂,在中国的土地上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和税收。共产党完全否定人民在其中的创造力,说这是党的政策吸引来的外资,其实不是,共产党的政策只是放宽限制,不限制外资来了,外资就来了,人民的创造力也在外企中得到发挥、不被压制了,这样就爆发出财富来了,并不是共产党给了什么好政策了,说白了就是,共产党不害中国人了,中国人自己就干起来了,其实也没有完全不害,只是害的不那么严重了,中国人自己就干出了一个“世界工厂”。那么,如果没有共产党了呢?根本没有党来害我们中国人,那我们中国早就发达了。如果“一般人类劳动”是等值的,那么人口基数越大,创造的价值应该越大,那么按照人口比例算,中国的GDP应该是美国的4倍!那么为什么现在反而比美国低很多、屈居老二呢?就是因为有共产党压制呗,没有了共产党,中国什么都会突飞猛进的。

 

给中共创造了巨大税收的“世界工厂”被习近平给故意的、快速的搞垮了,那共产党从利益的角度看多一些黑钱用来维持统治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急于搞垮自己的生财之道呢?不是这样的,我说一下我知道的情况。

 

“世界工厂”是指,大量的外资工厂在中国境内经营,生产的产品供应全球市场。那么就有一个问题,大量用人!大量用人!大量用人!抢到人就是抢到了钱啊!谁能干就用谁啊!大量的普通老百姓成为了跨国公司争抢的对象,只要你来给我工作,我就给你准时发工钱啊,西方企业信用又好,做了事就给钱啊,中国人乐开了花啊,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不用求人、不用找关系、女孩子们不用陪领导睡觉,只要正常干工作就能准时、足额拿到(工)钱,中国人真正从中受益了啊!中国人的创造力被极大的激发出来了啊!

 

2004年下半年开始的这欢乐景象,06年和07年是一个高点,一个普通中国人都可以做到全年不空,就是只要你想工作就能找到工作,一点不费劲。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就算你没有学历,你没有好爹,你没有资金,你什么都没有,只要你肯吃苦,就能赚到钱。如果你有一技之长,那会赚的更多、受到更大的尊重,中国人在共产党的压迫下活了六十多年,哪见过这个呀,不知疲倦的工作的吧!一个人两个人拼命干还不算什么,如果全民都拼命干,你想一想那是什么力量,世界工厂就在短短的2-3年的时间里享誉世界了!

 

我本人属于白领——也就是“知识改变命运”的一代,这个口号喊了好多年了,真正的在世界工厂的时代中得到了实现。我们这一代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代。我还要强调一点,这个“世界工厂”是中国人自己干出来的,这对共产党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共产党根本没想到在他们蹂躏中国大地六十多年以后,中国人还能有这么大的“爆发力”。

 

但是随之而来一个问题,对共产党是致命的。中国人在现实中终于明白:我们老百姓行,没有共产党,我们老百姓自己行;资本主义的自由就包括自由赚钱,改善生活、不受压迫,根本不像中共媒体上宣传的那样“亡我之心不死”,老百姓发自内心的感叹“外国人不但不“亡我”,比共产党对我们好多了啊”。外资工厂等于让老百姓不出国门就看到了国外的情况。这巨大的现实对比,人民在心里已经自动做出了选择。人们就算是暂时还无力、不敢推翻中共强权,但是人们也发自内心的不会再去维护中共的任何歪理邪说了。这对中共是致命的,因此中共宁可不要这部分资金来源了,也要断了老百姓的生路。这就是习近平急于搞垮世界工厂的真实原因。至于什么产业升级、战略布局,那都是放屁,一群流氓在台上还能升级吗?不降级就不错了。

 

但是随之而来一个更严重问题——维稳狗粮的庞大支付!外资大量撤出中国,人家必然带走自己的钱,中共失血!另外,中国凡是先进一些的东西都是外来的,这些东西也不再供给了,芯片、系统更新,甚至你监控老百姓的各种电子设备,哪一个设备里面没有芯片?不需要系统更新?你共产党如何维持迫害呢?

 

第三个主要的黑金来源,也是中共现在的流氓做法,教唆朝鲜出面,跟美国要钱,以“和平(弃核)”、“半岛统一”为借口从美国那里骗钱。但是美国执政的已经不是克林顿夫妇的民主党了,美国在多大程度上受骗也是未知数。

 

 

附:

《美国还会给朝鲜第二个40亿美元?还是400亿美元?4000亿美元?》


 



 

2018年5月12日星期六

中资公司在俄国改头换面、冒充俄国本土公司,支持挑起战火——揭露中国南玻集团的流氓本性

 
2008年工作过的一家公司属于跨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www.fivesgroup.com ,以下简称《法孚》),公司曾经承建俄国工厂“YugRosProduct”,我在公司里担任俄语翻译,因此有机会在俄国的建设现场工作。


20082月,经公开招聘、面试合格后我入职法国法孚集团“斯坦因(上海)工业炉有限公司”(FIVES STEIN (SHANGHAI) INDUSTRIAL FURNACE CO.,LTD,以下简称“上海公司”),公司地址:上海市宝山区蕰川路1398号,公司网址:www.fivesgroup.com 。我的工作地点是上海和俄罗斯的斯塔夫罗波尔州,项目名称:俄罗斯“YugRosProduct”公司浮法玻璃生产线热端,250/日。我的职位是俄语翻译(生产线建设现场),承包商——《法孚》,分包商——《上海公司》,我做的具体工作是在分包商“上海公司”的国外项目上(俄罗斯境内)现场翻译(技术翻译),就是为“上海公司”外派的指导专家做现场翻译。


那时就有几个同事问过我一个问题,俄国工厂的名字“YugRosProduct”(俄语:Югроспродукт)是什么意思?其实这不是俄语中原有的单词,是由3个单词拼接而成的,如果要弄懂其含义,就要把它拆分成3个部分:“Yug-Ros-Product

Yug——俄语的“南方”(Юг这个单词的音译;

Ros——俄语的“俄罗斯”(Россия)这个单词的前三个字母,用英语字母替换而得到的;请注意,不是直接从英语单词RUSSIAN里提取前三个字母(RUS),不是这个,而是俄语单词Россия取了前三个字母以后、再转换成英语字母的,一般人都卡在这个地方上,要懂俄语的人才能猜出来这一部分的真实来源;

Product——这是个英语单词,是“产品”的意思;俄语里的产品(продукт)这个单词如果按字母替换成英语也是这个单词。按照这家工厂生产的具体产品来看,就是玻璃产品。

 

搞清楚了这三部分以后,这个工厂的名字的含义就搞清楚了“南--玻”(俄语:“Югроспродукт”,英语“YugRosProduct”)。其实就是“南玻(俄罗斯)”嘛,他们把“南玻”两个字分开了,把“俄”字放在“南玻”这两个字的中间了。这是为了掩人耳目,隐瞒中资的真实身份啊?中国南玻集团是中国老牌的上市公司,总部位于中国广东深圳。(股票代码:000012,简称“深南玻”,公司网址:www.csgholding.com


其实世界上有多少跨国公司啊,不都是用自己的名字在世界各国注册分公司,正常经营吗?南玻在中国国内也有很多家分公司(工厂)呀,都是用“南玻”的牌子,我本人曾经在“宜昌南玻硅材料有限公司”工作过(2006-2007年)。也正因为这“亲身的经历”我才能用联系的观点,把YugRosProduct这个名字与“中国南玻集团”联系起来,从而搞清楚其含义。“南玻”在俄国这样煞费苦心的改头换面,显然是为了冒充俄国本土企业,用俄国机构的身份去行动。

                                                                                                                                               
YugRosProduct厂区内建有铁路轨道,是俄制轨距,比较中国的铁路的轨距要宽一些。运送玻璃显然不需要建设专门的铁路直通工厂里头,用汽车都可以运输;而且玻璃是卖到四面八方的,固定的铁路路线用处不大。


YugRosProduct工厂的地点在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南部高加索山脉的北面,翻过高加索山就是格鲁吉亚、车臣、南奥赛梯,都是战争地区?!厂区里的铁路用来运送军需物资的可能性比较大。看YugRosProduct的占地规模,不可能是大规模的军火库,真正的军火库也不可能有经营活动,一定是戒备森严的。这里有可能是转运仓,用玻璃工厂做“伪装”,转运仓也不能建在战争地区的边缘上,那样不利于安全,有可能在战火中被误伤、摧毁;也不能建在后方腹地,那样运输半径过大,战时的军火供应不够充足也不行。因此,可以说用作军火转运仓的YugRosProduct工厂的地点是经过精心选择的!(YugRosProduct工厂具体地址:356031, THE RUSSIAN FEDERATION, STAVROPOL REG.,KRASNOGVADEYSKDY DISTR., VILLAGE KRASNOGVARDEYSKOE, ORDJONIKIDZE STR., 106)。

 
很多战争看起来是俄国打的(或者某个、某些独裁小国打的),其实是中资在打,我就是从YugRosProduct工厂里的亲身经历中,看出了这个隐藏着的惊天阴谋。我是经过了很多年的琢磨才推断出结论的。


我当时工作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怎么这里的俄国人说俄语都不太像俄语呢?尤其文件上的俄语好像都不大通顺啊,用词也是怪怪的,这些俄国人为什么不能正常的说母语(俄语)呢?我从我一个专业翻译(俄语)的角度一直觉得这一点很“奇怪”其实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幕后的中资雇佣了当地的俄国人,幕后的中国老板们逼着俄国人讲这样的中国式俄语,而幕后的中国老板、主管们的俄语水平,显然还都不如我!但是我当时确实身在俄国呀——俄国环境呀,面对的都是俄国面孔啊!很多的“奇怪”也就留在了我的脑海里,也正是这些“奇怪”促使着我不断的琢磨他们,也就一步一步的看出他们幕后的一些真实原因了。然而,作为承包商的、我为之工作的《法国法孚集团》,他们早就知道啊,他们从一开始,就肯定的知道付钱给他们的真正的老板是谁啊!

 
再多谈一点,2014年普京占领了克里米亚以后,欲建设刻赤海峡大桥,中资机构中标,现在看来,招标方和投标方都是中国的,只不过招标方是用了俄国的名义、雇佣了俄国的人员,在国际社会上又做了一次“表演”。


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的目的是把全世界变成一个大战场,中资在一些它能控制的国家里改头换面,以他国本土企业的名义活动,支持挑起战火,最终使得战火遍地开花、遍及全球,中资暗中操作这一切。因为西特勒挑起世界大战的做法已经完败了吗?全人类会起来反对战争的。因此中共就用了改头换面的做法。我不知道有多少像 “俄国南玻”这样的资金在俄国境内。如果中资达到一定规模以后,中共就能做到,让自己喜欢的独裁者永远呆在台上,庞大的资金就可以帮助中共的“代理人”赢得选举,镇压政治对手,统治人民,消除一切反对的声音,这很明显是可以做到的。



附文《揭露上市公司“中国南玻集团”的流氓本性》

 

(注:这篇文章也是我写的,我在“宜昌南玻”工作时的亲身经历,大概在2007年下半年以后,在国内各大博客网站发布过很多次,大部分被封杀了。我还曾经在天涯社区发布过一个加班到十点的帖子,因为(五毛)骂的太厉害被编辑删除了。两篇都写的都是一些具体职场经历,更像“职场直播”,虽然做不到完全同步;并未触及“南玻”幕后的罪恶,想来这是十年前写的东西了,今天再次发布好像又活了一遍,只是物是人非了……)

 

转眼间在宜昌南玻工作已经一年了,这一年中的点点滴滴实在让我感触颇深。一群流氓般的法盲居然把公司做到这么大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公司中高层领导在日常接触中及关键时刻都下意识地暴露出来的流氓本性又不能不让人震惊。原来他们是一贯的不要脸,他们已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事情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一、流氓本性初暴露。二、流氓本性的习惯性表现。三、流氓本性总爆发。下面一层层拨开他们的“画皮” ,事情要从去年我一进入宜昌南玻开始讲起。

 

一、流氓本性初暴露。

 

通过网上公开招聘和测试,在收到书面的录取通知后,我于20061020日正式到中国南玻集团宜昌南玻硅材料有限公司上班,该公司是国内有名气的老牌上市公司(000012)。我应聘的是技术翻译职务,本科毕业,工作经验9年半,之前的工作地点在广州。该公司总部在深圳,但是我应聘的是其在内地的子公司。于是我从广州做火车23小时抵达了该子公司的所在地。本来说好公司的车到火车站接我(因为我是第一次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下火车以后给公司打电话,他们说:“车子都有事,没时间接你,你自己做出租车来吧。好在我是个自立能力很强的人,很快就自己找到了公司。

 

   我来的公司还不到一周,总经理王会文就找我谈话:(注:人事经理在场)

 

   总:你来之前工资是怎么谈的?

 

   我:这个我在来之前就已经跟人事经理郭建辉谈妥了(我心理疑惑:怎么回事?不是都谈完了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的心都吊起来了),不求比我原来的收入高,至少不能低于原来的工资水平,也就是跟我原来的工资一样6K,我没提更高的要求是因为我更看重这个锻炼的机会。

 

   总:你要求的工资比你部门经理的工资都高,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他的工资条(我当时说:不用了。我又不是来跟经理比工资的),所以我们不能给你这么多!我们只能给4.5K,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

 

   我:...........问题不大,我真佩服我自己,TM能忍啊!(你现在才说你给不了这么高?你早干什么去了,你早说出来我就不来了,呆在原来的公司还不会降薪呢,还有那23个小时的火车啊!我是长途搬家呀!还“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这句最厉害,看起来是好大的恩惠呀,坐飞机(只是不知道真到我要走的时候他们能不能舍得)其实是威胁我,你不听我的我就要炒你了。我缺你那张机票吗?我缺的是稳定的工资!呵呵!光把我送回去有什么用啊?我是辞了原来的工作到你这里来的,我人回去了不是在家呆着找工作了吗?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呆在家里不赚钱还不如在这里少挣点,于是我故做轻松状跟老总说:没问题,4.54.5,我主要是觉得大公司有信誉(我的汗啊,这叫信誉啊?)

 

   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我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还没等到第一次发工资,老总就开会宣布:公司要实行绩效考核制度。说了很多,对我们这些普通员工而言就是一点最重要,就是从今以后要把我们的工资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础工资,第二部分是浮动工资;其中第二部分是可变的,也就是说刚刚答应我的工资还有可能再变,具体怎么变,不知道(我估计上调的可能不大,因为这是个新公司,还在筹建阶段,没有什么效益,也就没有上调的理由,这一点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会上还一再强调,个人的工资保密是公司的制度,不许询问他人工资也不许把自己的工资告诉别人,谁违反了这一条就按制度处理(冷笑中)好狠毒的招数呀!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信,我的工资是老总亲口说的,他还能说话不算吗?这么大个人了(50来岁了),也是这么大个公司了,还能赖我这点钱吗?哈哈哈,中国的老百姓从来就是象我这么信任组织,信任到天真幼稚的地步。等到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我看到工资条就傻了,基础工资2.2K,浮动工资1.5K,总数3.7K,只有原来的60%多一点。我彻底无语。

 

    顺便说一句,就在发工资的当天晚上(1110),公司的大小老总还有部门经理就出国考察了(其中包括文化活动,因为往来信件是我翻译的,所以我知道他们的活动大纲),要到1127号才来上班呢!

 

我拿着仅有的这点米,左思又想还是找到了人事经理郭建辉,因为毕竟两次谈工资他都参与了,我先问他:你还记得上次老总找我谈话时答应我的工资是多少吗?他在纸上写了个4.5,因为有其他同事在场他不方便说出来(这是公司制度,呵呵),我说对就把我的工资条给他看了,然后问:这是什么原因呢?他的态度很好,一直说:我问一下,我问一下(在这里他还没有彻底暴露,还在装人呢)。我曾经侧面问过我们公司那些应届生:你们的工资数都对吗?他们的回答更令我意外:从来也没跟我们确定过给多少工资,人家给多少我们拿多少。我又长见识了!

 

    二、流氓本性的习惯性表现。

 

过了春节以后,具体说是20074月开始技术联络部(我所在的部门)经理王声容及主管副总蔡焕斌滥用职权克扣我的工资开始,他们每月从我工资里扣100-200元,除了第一次外事前不谈话,也没有任何公告。从他们第一次克扣工资开始我就找总经理王会文反映了情况,并一直坚持讨说法,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也没见到实质性的改善。但是,我作为当事人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略知一二,现分析如下:

 

  整件事的导火索就是王声容和蔡焕斌利用职务之便企图炒掉我造成技术联络部人手短缺的状况以便留下合同已经到期的王辉,目的没有达到便是日后一再排挤陷害我并无理克扣我工资的真正原因。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说明他们都跟王辉有不正当关系,但是这种做法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1.四月 王声容开始排挤陷害我。

 

  我是女孩子,宜昌南玻地处荒郊野外,只有走到国道上才能有公共汽车,公汽是9点钟最后一班,因为偏僻,所以几乎没有出租车和摩的,从公司大门到公汽车站这段路要走10分钟左右,没有路灯。这个困难我跟部门经理说过,因为他有车,但是他说不会送我,我说:你不送我可以安排其他人送我呀。他说,我凭什么帮你安排!我又跟蔡副总反映困难,蔡说:我不管,你自己解决。我跟蔡说,我整天熬夜加班没钱拿(南玻没有加班费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我累病了,请病假肯定是要扣工资的呀,这位副总说,我们公司请病假是不扣工资的。哈哈哈,你们听说过吗?在公司打工的人请病假可以不扣工资?王辉能加班到10点是因为她不用做事就坐着等时间休息,因为她的水平不能独立工作,只等我做完了自己这份王声容就会把她那份再分配给我,实际上我是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可能这也是王声容要求我超时工作的原因吧。这还没完,王声容和蔡焕斌还不正当联手到总经理那里要求炒掉我,借口就是“免费加班到10点是南玻文化,而我没加到10点就是不能适应公司文化” (注意:不是没加班是没加到晚上10,)。最终总经理没采纳他们的意见。

 

  2. 五月 蔡焕斌开始开始无理克扣我工资,王和蔡合伙排挤陷害我。

 

  59日蔡副总找我谈话,说要扣我工资,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上个月发生了不开心的事情(我知道他是说炒我没炒成那件事),我说那件事情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不是我让你炒我的,凭什么扣我的钱呢?最初他企图以理服人,找了很多借口企图证明超时工作是应该的, 我跟他说: 我从来没迟到过,没早退过,连病假都没请过,平时从来不多说话,工作有质有量,效率很高,这是很多人都亲眼所见的,我这样的员工还不是好员工吗?你还有什么理由扣我的工资呢?他越说越没理,最后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了,好搞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领导,后来他有点恼羞成怒了,:反正这事我就是定了,我就是要扣你的钱,希望不要影响你今后的工作情绪。然后就让我出来了。第二天发工资条的时候,果然少了200

 

  524日下班后(18:00)王声容说要加班翻译,说是以前分配任务时漏掉的,明天跟老外谈判要用,让我们补译,然后把资料分给了我们,他一再强调说是“公平分配” ,每个人的页数都是一样。一听说是他自己漏掉的我就开始疑惑了,因为这个人一贯仔细到恐怖的地步。比如,他每次发给我们的文件几乎都是去掉的头和尾的, 以便让我们无从知道我们自己翻译的是什么东西,重要文件的中间部分也经常会抠掉几块呢!这样一来,就只有他一人知道全貌了,而我们只是翻译匠。这样的人能把工作任务漏掉吗?我当时就非常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说明他没漏掉,只能硬着头皮接收翻译任务。但是疑惑依然存在,我就数了一下他分给我的那一部分资料.天呀!!!!!!!!!!!!足有100多页呀!!!如果按照他所谓的“公平分配”的原则,那别人也都有100页吗?我们一共4个俄语翻译,那之前不是漏掉了400-500页了吗?那工艺包一共才多少页呀?简直可笑。至此,我完全确定了他是故意的,并平静的问他:今天晚上加班到几点呀?他说:今天晚上就要全翻译完。以我的经验判断,如果真有这么大的量,我们四个翻译也要两到三天的时间才能做完, 还得都是我这样的快手,何况我们四个人中只有我和王两个人比较快,于是我跟他说这不可能:第一,我怀疑别人没有这么多任务,他说:你可以自己去查。我说:我不查,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做人得对得起良心!第二,就算别人也有这么多任务,那也不是今天晚上能做得完的,就算我们大家都整夜不睡也做不完。到底多长时间能做完,你比我更清楚!他听我说到了他的痛处,立刻就火了,他自己喊起来了,吼得天棚和四壁都颤抖起来了。我也没怕他,就跟他讲道理。到最后他自己越说越没理,就说:今天晚上到10,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到了晚上8点左右,王辉说:我翻译完了。哈哈哈哈!我说:“你这么快弄完了,那你的资料肯定没有我这么多。”她说:“是,我的是不多。” 我简直快要笑趴下了,按照时间和她的能力估算,分给她的那份都不到10,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分配”啊?可别恶心我了,相差10倍的工作量居然也说“公平” 。这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这还不算,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10,他自己承诺的下班时间到了,我就问:怎么样,经理大人,下班吗?他也不说话装模作样的走到另一个男翻译那里问:你翻译了多少了?那男的说:我翻译了12页还剩6页。哈哈哈哈,我又一次哈哈大笑,原来他也只分到了18,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又恶心了一次。又笑趴下一次。原来人生比戏剧更具有戏剧性呀!!!!!!!!!!!!!! 顺便说一句,那一晚,我一共翻译了14页。后来知道,那天晚上王声容手上没有文件要翻译的,他只是象包工头一样的监工。也就是说我和男翻译和王辉和王声容之间的工作分配的比例大致是100:18:10:0 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数字吗??? 这是我自己疑心生暗鬼吗?这难道不是铁的事实吗?你们说还有天理了吗?好戏还没有结束, 第二天早上他又说那100页东西先转给王辉做,其实就是在她那保存,我们都知道她是不会翻译的,派我去给自控组谈判做口译。我的天呀,可见那100页是不急的东西,那昨天晚上让我们不睡觉赶工是为什么呢????现在看来,王声容是自知理亏就自己收回了那些东西。

 

  3. 六月 王辉离开

 

  628日王辉离开,真相大白了:

 

  王辉自己不能胜任工作,连基本语法都不懂还要站在翻译职位上,为了保住较高的待遇就卖肉给王声容,这样可以保住她的地位;但是今年6月她一年合同期满了,公司死也不肯跟她续合同了,也就是公司再也不会为王声容白养她了,这种情况下王辉就是再卖身给王声容也没有办法保住这个职位了。于是她又把自己卖给了主管技术联络部的蔡焕斌以做垂死挣扎(也许是二王共同决定的吧,因为两人互相有需要)。可笑的是王声容和蔡焕斌这两个男人在这样的关系中空前团结,很为共用破鞋卖力气呀!于是才有了前面说的那些举动,先是企图直接把我炒掉,一伎不成又生一伎刁难挤兑逼我自己走。只是邪不胜正王辉还是没保住。临走前的一天晚上, 蔡焕斌和王声容请全部门的人吃饭送王辉,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舍不得她吧.呵呵!席间, 蔡焕斌多喝了几杯就说了句实话: 王辉这一走我们还得招聘个女孩子呀,要不然没人给我们打扫房间了。原来王辉不但陪睡还当保姆! 哈哈哈哈!

 

  其实整个6月他们都顾着安抚王辉,大概是怕王辉临走之前把他们的丑事抖出来影响领导的高大形象吧! 反而没时间整我了, 我也乐得个安静。

 

   4. 七月 王声容和蔡焕斌变本加厉了

 

  虽然王辉走了,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完,正象蔡焕斌所说,这两个臭男人急需招聘一个女孩子(陪睡兼保姆),这几天还真的来了几个面试的,还真都是年轻女性,, 应该说是年幼女生。虽然跟我没有正面的接触但是看气质已经不是职业人士了。大概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在选吧。不过一直还没有正式录取其中任何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是其他原因到好办了,他们总能找到合自己胃口的;如果是编制满了就不太好办了,因为他们要招破鞋进来的话就要先空出一个编制来, 那对我就不利了, 他们可能还要变本加厉的排挤我, 毕竟他们站在领导的位置上了,还可以用公司文化和公司制度压我, 我就真不太好办了! 很不幸, 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按照惯例, 7月公司要对员工上半年的工作进行绩效考核,本来是很正常的工作,却被王和蔡利用了。他们把我的级别搞得比较低,比水平不如我的人还低,比新来的还低,翻译一共分4(4级最低),给我了一个3级。这些评级的事情,都是部门经理写报告并签字,副总再签字,最后才到总经理那里。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两个中高层干部签字了,这事情就算定了。这样的事情在没公布之前还不能让本人知道,王声容和蔡焕斌就是利用了公司制度名目张胆的排挤、陷害我。

 

  他们没能保住自己的婊子有点恼羞成怒了,再加上要把我扫地出门也没得逞,所以就想用这种方法刺激我,逼我自己走。如果合同没到期自己辞职的话我损失比较大,最重要的是前面的那些坚持也都白费了。好在我的工资不会有实质性的降低.公司评的级别跟工资是不挂钩的???那级别还有什么意义呢???

 

  5. 八月 王声容和蔡焕斌继续排挤陷害我并无理克扣我工资

 

  83日下班后王声容召集部门小会,说了很多没有意义的官话,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就是告诉我们这次评级中级别较低的人的工资肯定要降,还特别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有。他哪里知道我早已经找总经理问到的明确的答案,王声容还在这里自作聪明地兴风作浪.

 

  89日发工资条,又少了200。据我判断,蔡焕斌是想趁评级的时候把我的工资降低逼我自动辞职,可惜又没得逞。对我来说虽然辛苦工作+宽容忍耐都没有得到加工资的奖励但是至少还没降。这些都让姓王的和姓蔡的大为不快,也许他们两个都跟王辉保证了:“你走了她在南玻也没好日子过……” “就算公司没降你的工资我也要扣你的”,王扣100+蔡扣100.除了第一次扣工资的时候跟我没讲出来道理以外,以后的每次扣工资都没有谈话也没给出任何理由。

 

  6. 九月 斗争升级

 

  96日王声容说下班以后要开会,还提前给我了一份会议纪要让我看,主要的部分是这样写的:由财务部核算出每位员工的既定浮动工资系数及全部门的总和交各部门经理掌握,部门经理在该总和范围内根据每位员工的工作绩效进行分配,对每位员工的奖罚幅度由部门经理自行决定,报主管领导审核后执行。一般来讲工资都是公司发给我们的,但是他们很不要脸呀,他们把浮动工资那一块的权利都下发给部门经理了。只下发个总数,至于部门内的浮动工资怎么发都由经理说了算,比如我们部门一共四个人,比如说浮动工资工资的总数是四千,那么部门经理可以给每人一千;还可以给A 两千给B一千五给C五百甚至什么都不给D,总之就是浮动工资的总数是不变的,但是分配权归经理。我就知道我是给公司打工的不是个王声容个人打工的,现在这制度改完了我们就有两个东家了,一个大东家发基础工资,另一个小东家发浮动工资。要知道我们是公开招聘来的呀,是签了劳动合同的,我们的劳动和劳动报酬都是受劳动法保护的,你南玻再改制度也不能犯法呀,南玻的制度是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这种制度唯一的好处就是强化了一群鸟人的权利,谁跟他关系好就给他多点,看谁不顺眼就扣他的钱,这回做什么坏事都可以把公司制度当成借口了,这是公司赋予他们的权利。可惜王辉没赶上,要不然她睡的更积极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共用破鞋们赶上了,说不定这事就是小三们搞出来的。这么一搞,我估计那些部门经理想跟哪个女员工睡就跟哪个睡,睡得好的多赏!!!睡得不好的扣钱。我们的浮动工资占的比例是很大的,我是40%,其他人可能更多是60%.扣你40%-60%的工资看你心疼不心疼?你还敢不好好跟我睡?这个比例在我们签劳动合同之前是不存在的也没跟我们说过,来之前我问:你们公司给我的工资是不是保底的? 他们说是!我又问:是不是每个月100%发放,他们说是。结果劳动合同都签完了他们一再毁约。至于男员工吗?要不给那些鸟人敬点贡那还想在这里生存吗?最重要的是公司不是拿我们的奖金开刀呀,这是我们的工资呀!我不指望在这家公司赚多少钱,但至少工资要保障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南玻总在应付工资上做文章。我工作十年了,这么不要脸的公司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910号发工资已经验证了我的某种猜测, 工艺部几乎全体员工的工资都少了100-200,我本人少了200,部门经理没给出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公司给他们滥扣工资的权利了嘛!几乎没有人多拿(除了试用期后转正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么钱都哪里去了???很明显都落到部门经理的兜里了。用200元乘以部门人数,也就是大部门的经理赖掉员工几万块/,小部门的经理可以赖掉员工几千块/月。怪不得南玻各部门的经理都那么热衷于招聘呢。公司已经明确表态,我们肯定要经理。这里的潜台词就是:部门经理是我们的宝,公司要给他们捞钱的机会,但是公司还不想拿钱出来只能压榨你们的钱给你们的经理。至于你们这些在下面做事的员工你能吃哑巴亏就熬下去,你不想吃这个亏就滚,我们不需要你们。可见南玻是不需要做事的,就用一帮人渣在这白拿公司的钱就行了。既然南玻有这么多钱还算计我们普通员工这点血汗钱干什么呢?曾老头子和各级傻B领导也太不要脸了吧!!!

 

三、流氓本性总爆发。

 

我发现该公司还存在严重欠保问题,以我本人为例,在宜昌南玻工作时平均工资4000/月,而公司为我缴纳社会保险的工资基数为800/月。宜昌市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首席监察长谭井泉说过:“宜昌南玻的这一行为不仅侵犯了劳动者的利益,还侵犯了国家社保基金的利益,属于严重违法行为。20071017日我已经将此违法行为向宜昌市猇亭区劳动局举报,并被立案处理。具体情况可以向具体负责此事的政府部门核实。

 

宜昌南玻实行工资保密制度,这个制度在具体操作的时候除了不许员工之间谈论工资数额外还不许写进劳动合同里,否则就是违反公司制度不能被录取进入公司工作或被开除。而大部分员工实际拿的工资只有公司口头承诺的60%-70%。我和我周围的几个人都是这样。只是等你发现工资少了的时候公司又不承认当初承诺的数额了,因为工资没有被写进合同里也不可能被写进合同里。就这样,劳动者吃了哑巴亏,依法讨薪的证据也根本不存在。

 

宜昌南玻的工资制度是基础工资+浮动工资,就是你拿到手的那 60%-70%”还要被分成两部分,而浮动工资那一块据说是可以上浮和下浮的,但是宜昌南玻的大小领导都有滥扣工资的毛病,看你不顺眼就扣了,根本不找本人谈话。工资单上也不会把你的标准工资写明白,浮动工资的数额每个月是不同的,也就是你只能看到每个月的数字是多少而不能看到每个月被扣了多少,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该有多少工钱。就这样劳动者连知情权也没有了。而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是“公司制度”或“企业文化” !!!据悉中国南玻集团(上市公司)及全部下属企业共一万多人,人人欠保,情节严重,无人知晓。

 

我作为一个劳动者,同时也是南玻违法行为的受害者及举报者并不在乎宜昌南玻的那几个钱。但是我想作为一个在网上求职的人有权选择这家公司也有权选择那家公司,而在没有进入公司之前很难真正了解那家公司,甚至被那家公司的各种光环所迷惑而迫不及待地投入圈套。

 

作为千千万万求职者中的一份子,我出于社会责任感只想借助贵网的平台提醒广大的求职者不要被中国南玻集团所拥有的上市公司、同行业最大等的金字招牌所欺骗,把自己的劳动热情和才学都变成无德老板手里的剩余价值,在这里我特别提醒有意应聘中国南玻集团及下属法人单位的求职者务必在入司前按照劳动合同法签订好劳动合同。

 

P.S.王声容冒充公派留学硕士超高学历,实际是兰州某大学毕业的.这件事是他自己喝多了说走嘴了,常跟他在一起喝酒打麻将那几个狐朋狗友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