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公布虐囚报告暴露奥巴马反美立场


公布虐囚报告暴露奥巴马反美立场

 

从美国公布虐囚报告的一开始我就在考虑他们为什么要公布这么样一个报告,后来看到很多媒体报道美国民众反应也很平淡,我就觉得这其实是奥巴马一意孤行的行为。

 

被虐待的是些什么人?首先他们外国人,他们不是美国人,更不算是美国的朋友,也不符合美国救助的标准;第二他们是恐怖分子,恐怖罪视同战争罪,他们是外国战犯!说白了就是敌人,美国的敌人。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有义务保护外国敌人吗?美国有这样的价值观吗?世界上有这样的国家吗?

 

公布这个报告的目的是什么呢?让人们知道美国的敌人受苦了,奥巴马要采取措施保护敌人了!这还是美国总统吗?敌国该做的都被奥巴马做了。奥巴马的反美立场彻底暴露了。

 

奥巴马上台之前就有一些媒体揭露他是穆斯林,我们当时都一笑置之。如果这个消息属实,保护外国敌人对于奥巴马来说就是保护和自己有着相同信仰的人,大概类似于圣战之类的信仰吧。一意孤行的公布虐囚报告恰恰印证了这一点。穆斯林恐怖分子可以高枕无忧了,对美国犯了罪还有美国总统保护,坐牢都必须受尊重,不可笑吗?

 

世界上很多穆斯林恐怖组织是受中共及其死党国幕后资助的。这不危险吗?也就是中共不但资助穆斯林制造恐怖,现在都登陆美国本土了,扶植亲共总统掌权了,下一步要开始其毁灭全人类的计划了!

我的2014年:涅槃


我的2014年:涅槃

 

625日共产党流氓政府第二次武装绑架了我、关黑监狱、虐待,我险些丧命。

 

115日在我居住的小区,我公开对迫害过我的共产党流氓书记喊出真相“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刑事犯罪,丧尽天良;潘晶纵容恶子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潘晶勾结政府恶警武装绑架受害人、关黑监狱、虐待受害人;黑保安林思顺参与刑事犯罪;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是改不了的,大家不要再相信他们;退出党、团、队,在天灭中共时保命。”

 

喊话前我以为我会遇到各种阻拦,以为恶警会来当众绑架我,以为我会因此而死在牢里,以为我这一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我甚至想过万一我在恶人面前喊不声来怎么办。可是这一切担心都没有发生,恰恰相反,我大声对着她家窗户重复喊着,足以让整个小区各家住户都听见。流氓书记躲在房中不敢露头,我爸在阳台上拿着手机似乎是在给恶警打电话,但是恶警没来,黑保安林思顺逃之夭夭、脱岗了。我就这样大声喊了半个小时,喊话过程中有两个邻居当面表示他们明白了我是受害人、也清楚我说的话,我喊完了就坦然回家了。看起来穷凶极恶的共产党这么怕真相。

 

没有什么比放下生死更大的。共产党和政府对我的迫害不但没有使我屈服,反而增强了我的正念,如果死都不能使我恐惧,他们还能用什么办法再迫害我呢,留给我的只有未来,这也是一种涅盘吧!

 

 

P.S.共产党和政府第二次武装绑架我的详细过程见网址(也包括第一次武装绑架的内容):

2014年12月5日星期五

政府(刑事)犯罪中的人性魔变


政府(刑事)犯罪中的人性魔变

 

犯罪地点: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栋;

 

所属警区:谷都派出所&三乡分局(广东省中山市);

 

受害人的情况:我本人40岁,女,无任何刑事犯罪纪录,职业翻译(俄语),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与共产党书记(后妈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

 

 

主要人物和事项:

 

1、    我对我爸说:“我交出全部房产,你不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治傻治疯,我以后赚的钱也给你们花,如果我一个月赚一万我给你们五千。”看我爸还是没有松动的迹象我就说“给你们八千也行,我只留下吃饭钱,只要我不饿死,我就辛苦赚钱养活你们。”我一边说一边哭,我想这样总可以唤醒我爸的良知吧!虎毒还不食子呢!这时政府劫持我的囚车到达了精神病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囚车门一开我爸对医生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闺女服软了”。原来我为了唤醒我爸的人性而做出的一切让步和善意的规劝都被认为是斗败的表现。我爸的脑子里除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以外,根本没有亲情了。看到亲生父亲被共产党洗脑到这种程度,而我用尽浑身解数却无法挽救他,这是什么样的心痛?呕吐、抽搐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痛!

 

2、    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刑事犯罪、丧尽天良;潘晶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刑事犯罪;受害人跳窗逃生,政府恶警搜到邻居家武装绑架受害人、关黑监狱、虐待受害人。

 

3、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事实和理由:

 

一、政府(刑事)犯罪之一:公安派出所伪造公函上门武装绑架无辜公民

 

1、谷都派出所伪造公函(传唤证)的罪证

 

20131119日使用传唤证: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是政府伪造的(见附件图片),以下简称“传唤证”。判定此证为伪造的主要依据是:1、传唤证的公章与函头不符,函头是“中山市公安局”,公章(红色)是“谷都派出所”,传唤证上也未体现出特殊法律授权;2、传唤证上没有从存根联撕下的痕迹,只是一张普通A4纸打印的;3、没有骑缝和骑缝章。凭以上特征可以判断传唤证是伪造的,伪造者是谷都派出所(属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管辖范围)。谷都派出所法定代表人滥用公章属职务犯罪。政府伪造的传唤证写有本人的名字,因此本人是此证的合法持有者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的规定,传唤证需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中山市没有下辖县,因此所有的传唤证都是中山市公安局批准并盖章的。派出所是公安机关的派出机构,不是行政主体,没有有自己的名义和自己的职权,没有主体资格,因此,谷都派出所在传唤证上盖公章属于越权执法的违法行为。

谷都派出所对已有的山公行传字[2013]07207号传唤证盖住姓名、涉嫌等项目进行了复印,并在复制件上进行了篡改;只是复印件上的“中山市公安局”公章一定是跟原件不同,骗不了人。他们也只能出此下策,盖上了派出所的公章,也正是这个派出所的公章暴露了政府伪造公函的事实和其他犯罪的事实,并成为了罪证。

 

2、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利用伪造的传唤证上门武装绑架无辜公民;关黑监狱,虐待逼供,劫持到精神病院

 

201311191630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恶警梁其行(警号:162744),伙同另外三名均不肯出示证件、不肯说出姓名和警号的恶警,其中一名黑牙恶警手持伪造的传唤证让我跟他们回去。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内容时就把门开了一条缝,门立刻就被四个恶警拉住了再也关不上了。当时我看到了传唤证上的时间已经过期,而且我在自己家里未发生任何治安事件,传唤证上勾选的“根据”项也不对,这个伪造的传唤证就是骗我开门的幌子。我当时拨打了中山市报警电话110,中山市只是把电话转接到本地的分局(三乡公安分局),我在电话里讲了传唤证的一些问题,但是110要求我配合恶警的绑架行为。这也证明这次的绑架是跟所属(三乡)分局串通过的,是政府犯罪,而不是个别恶警的个人行为,恶警们的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恶警们逼迫我上了车,并关黑监狱24小时,黑监狱就在谷都派出所地下室里。因为谷都派出所没有资格向拘留所送人,因为他们没有办理过合法的拘留手续,所以只能把我关在私设的黑监狱里。黑监狱条件极差,长达24小时我没办法睡觉,只给了两顿盒饭。从人权的角度讲非法困、饿都属于虐待罪。

关黑监狱期间办案组姓郑的恶警对我说:“我们这里不讲事实和逻辑,我们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还说:“我们就可以把你送进监狱,不用经过法院。”

没让我本人签笔录,没有办过任何手续。关黑监狱24小时后两个恶警把我架上囚车,直接送精神病医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囚车到达精神病院大院里以后停在原地没有走正规挂号的医疗程序,等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女医生来到院子里囚车旁边几经交涉同意放我回家,女医生是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文蔚主治医师(南朗门诊主任)。

谷都派出所、三乡分局和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充当政府迫害无辜公民的流氓工具的事实证明这次犯罪行为是政府有计划的故意(刑事)犯罪。

 

3、当政府劫持我的囚车的门一打开我爸对精神病院的大夫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闺女服软了”,呕吐、抽搐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痛!

 

关黑监狱期间恶警要求我跟我爸谈,我坚决要求回家再谈,什么样的事情必须在黑监狱里谈?恶警都想再劝劝我,我爸推着恶警就出去了,那意思就让我在黑监狱呆满24小时。24小时后恶警蒙骗我说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有去精神病院做健康检查的吗?恶警一再要求我说出“自愿”去精神病院,我坚决不说;而我爸却急躁的说:“不用跟她(指我)说,两个人(指恶警)一架就上囚车了!”这样的亲爹也算是丧尽天良了吧!最后在我爸的坚持下我真的被两个恶警抬着两只胳膊架上囚车、劫持去精神病院了。

在政府劫持我的囚车上我对我爸说:“我交出全部房产,你不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治傻治疯,我以后赚的钱也给你们花,如果我一个月赚一万我给你们五千。”看我爸还是没有松动的迹象我就说“给你们八千也行,我只留下吃饭钱,只要我不饿死,我就辛苦赚钱养活你们。”我一边说一边哭,我想这样总可以唤醒我爸的良知吧!虎毒还不食子呢!这时劫持我的囚车到达了精神病院(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的院子里,囚车门一开我爸对医生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闺女服软了”。原来我为了唤醒我爸的人性而做出的一切让步和善意的规劝都被认为是斗败的表现。我爸的脑子里除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以外,根本没有亲情了。看到亲生父亲被共产党洗脑到这种程度,而我用尽浑身解数却无法挽救他,这是什么样的心痛?呕吐、抽搐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痛!

我爸还加了条件,要求我把后妈的孙子王毅认为干儿子。王毅:小名乐乐,弱智、斜眼、12岁。王毅的爸爸也就是后妈潘晶的儿子王明海是盗窃惯犯,王毅的亲生母亲在生下王毅一个月后就去坐台当妓女了,后来跟一个毒贩亡命天涯了,王明海现在的老婆胡群是家庭妇女,胡群的姐姐是二奶,给一个包工头当二奶,你看看,我后妈的这些后代里哪有一个好人,所以谁也不养小孩。我后妈潘晶是共产党的烂逼书记,65岁,在家连饭都不做,就想着怎么设个圈套害我、让我过不好日子。用非法手段绑架我、榨干我的全部财产后还要丢给我一个终身的包袱让我一辈子逃不出他们一伙人的手心。谈到这里我爸满意了、同意我回家“静养”了。精神病院医生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问我爸:“你把自己孩子送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呢?”我爸:“我说了不算。”医生:“你说了算。”多可笑,我爸说怎么治我就怎么治我???这也暴露的太明显了吧。

绑架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爸不但没有反思这一切,反而反复提到他作为亲生父亲可以签字当监护人承认我有病还可以让派出所恶警来抓我,用这些政府流氓行为恐吓我。

 

二、              政府(刑事)犯罪之二: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纵容恶子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勾结政府恶警武装绑架受害人;

 

1、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

 

2014625日半夜零点零五分,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开始砸我家门,我以为这人渣是来捣乱的,我不理他,他自讨没趣自己就会走了;没想到他砸了一个小时以后把不锈钢门的钢管砸弯了四根,伸手打开了锁上的保险钮,然后一脚踹开里面的木门,以暴力方式入室,来到我卧室门口跟我说话:“你自己把房门打开,我给你机会(言外之意:我强奸你就不杀你)。这个人渣把门砸坏暴力闯入我家以后还说“给我机会”,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我听到恬不知耻的流氓语言以后从窗户跳出逃生,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跳窗落地时我腿上胳膊上多处擦伤。

大约一小时后恶警在邻居家找到我,我作为受害人被恶警们武装绑架,关黑监狱、虐待。恶警们说因为老太太的女儿报警了才绑架我的。老太太的女儿根本不在现场(在另外一个城市)哪有报警资格?而且我只是逃生躲到他们家了,没任何不法行为。这样的报警根本就不具备基本的报警条件呀?无效报警他们也接吗?这算不算造假案?

其实恶警们早就埋伏在附近了,他们是勾结作案,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犯罪计划在犯罪。一旦王明海强奸得逞,恶警们就会冲进来“捉奸在床”。就算不当场杀死我也可以通奸或卖淫的罪名把我名正言顺的带回黑监狱,要挟我交出罪证(派出所去年上门绑架我时伪造的公函),如不从就起诉(或直接收容教养),到时候就算我手里握有派出所的罪证,又有谁会相信一个通奸或卖淫的女犯说的话呢?按照他们的犯罪计划,完全无辜的我就算这次没死,也会被毁掉前途和一生。栽赃这样的罪名还可以在大众面前把受害人羞辱一番。我“跳窗逃生”打破了他们的犯罪计划,他们不但无法治我,还不得不造假案以掩盖他们的刑事犯罪行为。

流氓渣子王明海砸门一个多小时,不可能是一个人砸的,据邻居反映前一天(24日)下午有4-5个流氓在顶楼埋伏,除了王明海还有后妈潘晶的亲弟弟潘志的儿子“虎子”。而且楼梯窗户朝向保安室,砸门的巨响清晰可闻。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坐视不理,等同参与了刑事犯罪;小区的物业公司是无物业合同敛财的黑物业,跟本地政府有勾结。勾结这么多政府部门、调动这么多人员根本不是王明海一个流氓渣子能办到的,共产党的烂逼书记潘晶才是主犯。

 

2、潘晶、王明海母子俩的流氓本性;

 

王明海本人酗酒,滥嫖,长相龌龊,多次离婚无正当职业;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早在暴力犯罪前三个月流氓渣子王明海就开始在网上破口大骂了,因为有党和政府为流氓渣子撑腰,王明海的态度极其嚣张。王明海满嘴“操逼”的污言秽语完全暴露了其流氓本性,我都保留了这些留言记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知道共产党员及其家属有多垃圾。王明海的网名叫“大王GG”,“大王狗狗”的意思吧。留言记录(一)见:

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4/03/blog-post.html 。王明海满嘴“操逼”的留言记录被曝光后,不但不知悔改还增加了“啪啪黑木耳”,王明海本人也是弱智,而且动物性本能过度发展,留言记录(二)见: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4/05/blog-post.html

王明海在留言中还暴露了他偷拉电闸、偷关水阀的事实,也就是破坏供电供水的犯罪事实;并且,多次叫嚣派出所当成挡箭牌,暴露了本地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是流氓渣子的保护伞;留言“那天我写个你电话让三乡的男的都来操你白操”流氓式恐吓受害人,王明海几次留言骗我留手机号都没得逞,还派我爸来试探过,被洗脑后的我爸给流氓渣子当枪使。王明海在留言中还多次用派出所小黑屋威胁我,其实派出所地下室里的不是小黑屋,是按照专门标准设计建造的黑监狱,专门用来迫害无辜民众的大规模犯罪设施,我在承受迫害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这些犯罪设施;警方千方百计隐瞒这些犯罪设施,王明海却随便就暴露了这些“机密”,这是王明海弱智的表现;派出所的罪证(伪造的传唤证)在我手里,派出所自己都不敢出声了,王明海还一再暴露政府警察犯罪的各种铁证,可能是潘晶太烂逼了,才造出王明海这么个傻逼来。

留言记录很多,王明海一直在骂,这样的污言秽语网管就不删了?因为他妈是党委书记?这一点很说明问题了。六一这天王明海还威胁我“不让他操就把我搞臭”,他这样的垃圾还能把别人搞臭?这一说法无异于公开宣布他妈能将勾结政府恶警对我犯罪了。

潘晶在1990年曾经使用类似的绑架手段杀害她的一个丈夫王彦生。潘晶勾检察院流氓到家里绑架了自己的丈夫王彦生,关黑监狱一夜之间就打死了;潘晶的亲妹妹潘杰就在检察院上班。王彦生死时遍体鳞伤,检察院还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说王彦生是上吊自杀的。一个上吊自杀的人会遍体鳞伤吗?潘晶利用政府部门杀人是有前科的。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潘志说这话是在10年前的2004年,我当时当成笑话听,认为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事,这么说话太好玩了,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另外一个让我不相信的原因是潘志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除非潘志当时在场,那不是连人伦底线都没有了!

现在回头看这件事是真实的,其实潘志泄露这个秘密并非随意说说,而是做了一个恶毒的圈套,如果我当时采取批评他们的态度,他们就可以趁机挑起口角,以治安问题的名义把事先勾结的恶警喊来当场绑架我,并可能进一步迫害,致死都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信以为真,并效法之,那他们一家子的流氓男人都可以随便占我的便宜,最后我还是会被他们害死。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的反应是哈哈大笑、不以为然,我下意识的反应让他们无法发作,自然就谈不上进一步迫害,潘志还无法继续说明他亲姐姐是如何如何被人干的,那等于是在骂自己人嘛,潘志更无法收回已经说出的话。我“意外”的哈哈大笑打破了这个以犯罪为目的的圈套,而当时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躲过了一次劫难,并意外知道了他们的流氓行为。

流氓本性决定了共产党就喜欢潘晶、王明海这样的,没有道德底线的、弃绝良知的流氓渣子,因为他们做坏事不怕遭报应。这些流氓渣子也利用了共产党的邪恶体制,做尽坏事走向灭亡,魔变后的人性不值得挽救。

 

三、马克思已成魔,共产党强售其奸;

 

以上提到的人的所言所行还属于人类吗?虽然我做为受害人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也没有遗憾,我都禁不住要思考,党和政府的肮脏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迫害、害死好人的目的是什么?

海外媒体大量报道过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已经成魔,地狱里有他的宝座。他在十八岁时加入撒旦教,跟魔鬼签署了契约,他发出了最邪恶的诅咒,被他选中的人都会入地狱陪他,而他则大笑着尾随。既然是这样的,他一生所做的一切所谓的事业都是以欺骗为基础的。他搞出来的共产党就是专门用来欺骗和魔变人类中的一部分人的邪恶工具。他称自己写的《共产党宣言》为“屎”、“污秽之书”。凡是加入和相信共产党的人都会入地狱陪他吧!

魔为什么要害人,破坏人伦、自然和世间的一切秩序?因为人不是它造的,世间万物也都不是它造的。魔对人类社会的一切带有先天的仇恨,因为他们是魔,他们以“无神”的名义反神。共产党甚至强迫人接受进化论,说人是猴子变的,拿人比动物,这不是在骂人、侮辱人嘛!还说动物是你祖宗,从这个意义上讲共产党在辱骂全人类。其实共产党不但害人,它还要把人世间的一切毁灭殆尽。

在中国中共不断变换着欺骗的手法,共产党的一切承诺都没有制度和法律的保障,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搭上性命,现在中共又以“改革”的名义强售其奸,但起作用的一直都是最早注入的那个邪灵。共产党的邪教本质决定了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是改不了的,共产邪灵控制、魔变人们做尽坏事的目的是让人下地狱为成魔的马克思陪葬。

谁不想有个美好的未来!谁愿意入地狱去陪成魔的马克思?但是被邪灵附体的中共体制是不会改变其本质的,流氓成性的共产党也不可能认罪、改过。而中国人能做的是以声明退出的方式,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迎接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