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星期一

第三次绑架(未遂):中共不悔改他们所做的

 
20151015日下午,谷都派出所恶警叶青伙同两名辅警敲我家门。我打开里面的木门,隔着不锈钢管焊成的防盗门跟他们说话:

我:“你们有什么事。”

叶青:“我们是派出所的,你把门打开。”

我:“不开,上次你们的人来绑架我也是骗我开门的。(这次)我就是不开门,你有事就这样问。”

 

叶青也没有办法了,就隔着防盗门跟我对话:

 

叶青:“这对联是你写的啊?”

我:“是。”

叶青:“你写这对联干什么?”

我:“我写事实啊!”

叶青:“什么事实。”

话说到这里,话题很自然就转到《事实》上面来了,我正好跟这3个恶警讲真相,我想大概可以起到一些震慑邪恶、制止迫害的作用吧:

我:“20131119日你们的恶警梁其行手持伪造的公函——传唤证,用手遮挡住一部分公章,声称要我配合调查,我想仔细看一下传唤证的内容就把门打开了一条缝,恶警们就挤进来把我绑架到你们的黑监狱里去了。”

叶青:“什么时候?”

我:“20131119日,这算不算“违法行凶”?”

叶青沉默了一下,我接着说

我:“这是第一次(绑架),2014625日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暴恐犯罪。我跳窗逃生,你们的恶警搜到邻居家绑架我,这是第二次绑架我。”

叶青:“你后妈是书记?”

我:“烂逼书记!”

叶青:“你现在需要我们怎样帮助你?”

我:“你们就别来害我就行了。”

 

其实以上的对话都是废话, 他们连全国有16个人跟我同名同姓都知道,他们自己的犯罪行为他们自己会不知道吗?原因就是我的回答“我写事实”,多少有点让恶警们感到意外,这个话题也算是意外转到《事实》上了,我也就将计就计讲真相。其实恶警们根本不想跟说说这么多“废话”,他们就是来绑架我的,果然也请很快就强行转换话题了:

 

叶青:“我现在口头传唤你到派出所去。”

我:“不去,我没义务配合你们,我这里没案子。”

叶青把刚才问过的事实又问了一遍,实际上是想麻痹我,然后他又说

叶青:“我现在口头传唤你到派出所去。”

我:“不去,你们有问题就在这里问!”

看见没有!把我弄到派出所去才是他们的目的,已经重复提出两次了。我当时坚决不去,也不开门。叶青没什么办法了,就打电话,对着电话那边说“她(指我)不开门,她还什么问题都配合”。不知道电话那边是什么人和怎么回答的,叶青边打电话就边下楼去了。但是留下两名辅警在我门口蹲守。两名辅警不说话,就是等叶青回来。我一看,这哪行呀,邪恶还想调兵遣将啊?!不行,我必须给他们讲真相,震慑邪恶、制止迫害了。我就对着两个辅警和楼梯大声的、公开的喊起来了,我这么大声,估计楼下的叶青和埋伏在楼上、楼下的特务们也都听得见。

“你们都是臭流氓,你们是共产党的警狗,你们不要脸。你们迫害好人,你们做的是损德的事,德都损没了,你们要饭都要不到。”

“你们的主子——共产党是从德国来的法西斯杂种,你们对中国人带有先天的仇恨,你们就是来害中国人的。”

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警狗、伪造公函传唤证到我家里来武装绑架我,关集中营、虐待,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没有任何理由纵容恶子王明海半夜砸我家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黑保安林思顺参与砸门犯罪,《黑物业》连合同都没有就在小区敛财,因为有中共政府撑腰;潘晶没有任何理由勾结全国各地的用人单位多次强制失业。”

以上内容大概喊了2-3遍吧,两个辅警也下楼了,后来他们三个恶警都没有再回来。

这次绑架没有得逞,从这件事中我总结出以下几点:第一,上门绑架的恶警们自己知道是在犯罪,他们本身就心虚;第二,受害人不要怕,要大声呼救(或讲真相),这样恶警们就不敢久留。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到共产党已经不可救药了,为共产党服务的恶警和其他机关都已走入穷途末路了,他们具有垂死挣扎的毁灭性,对于他们的任何话都不能相信,不要指望他们给你解决任何问题,他们不害你就不错了。参透了这一点就可以清醒、理智的对付邪恶!

共产党及其走狗并不悔改他们做出的犯罪行为(指前两次绑架和其它迫害行为,详见附件链接),他们还在寻找新的借口、伺机加害无辜人民,共产党唯以这种对人民的暴力犯罪维持到其统治的最后,只有在天灭中共以后中国人才会有好的生活。

 

 

P.S.附件链接: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需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