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0日星期二

潘晶的《杂种孙子》赖不出去了

 

潘晶的《杂种孙子》13岁了,上中学了,这么大的孩子谁要呀?根本送不出去了。潘晶的《杂种孙子》是她儿子——流氓无赖王明海在外面滥嫖生出来的,跟我没血缘关系。我一直奇怪王明海这样的渣子忙着生个孩子干什么?王明海自己都不能独立生活(小学毕业或没毕业,酗酒、滥嫖),没有抚养能力。这13年以来潘晶一直给我造谣,说帮我养孩子13年,但是她拿不出真凭实据,就勾结派出所绑架、迫害,恐吓我自己承认这杂种孩子,就是想赖上我了。看起来,他们家当初也没想自己养活孩子,就是想赖上我。

 

潘晶的《杂种孙子》已经被潘晶“培养”成贼了,潘晶逼《杂种孙子》在学校里盗窃,偷不回来就不行,就打《杂种孙子》,打的鼻孔窜血,这样的孩子从小有罪,由于过度殴打《杂种孙子》的眼睛斜视了,还过度肥胖、行动不便,智商低下,除了害怕潘晶以外别的都不懂,这样的孩子一辈子不能独立生活。这样的《杂种孙子》只能充当潘晶和公安特务操控的工具,安插在谁家就是一个“钩子”,通过这个“钩子”能把收养的家庭都折腾死。这样的孩子谁敢要???

 

最近两年我在小区里不断的讲真相,大家也都知道了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了,根本也赖不上我了。但是潘晶带着这个孩子十多年可谁都知道,难道潘晶一直养着这个孩子吗?!潘晶今年67岁,就算她一直养着《杂种孙子》,还能养几年?王明海是盗窃团伙的贼,他家的亲戚和周围认识的人都被他偷过,王明海只会喝酒、操逼(详细事实见附件2链接),无力抚养。想让亲戚帮忙?她认识的所有人里,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因为我是受害人,大家都瞒着我,丧良心“帮助”潘晶害我,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哪个丧良心的能替潘晶“擦屁股”?等那《杂种孙子》长到30岁、40岁,那么个大傻子还能让别人帮忙养吗?

 

你们说说,潘晶该怎样处理她的《杂种孙子》???

 

 

 

PS

1、个人情况:

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王毅:王明海的儿子,潘晶的孙子,小名乐乐,弱智、斜视,12岁,2-3岁时开始偷家里买菜的钱。上小学以来至少换过3个学校,潘晶逼这孙子偷,如果偷不到回家就会被打,打的鼻子蹿血。烂逼潘晶不许这个十岁多的孩子单独下楼在小区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不许他单独外出,就是怕孩子无意中把造谣的事实拆穿了。

 

郭德源:我亲爹 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搞强制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

 

我的情况:41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独立生活多年,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我一生堂堂正正,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的人生没有遗憾。我本人出淤泥而不染,历经迫害高洁自显。我揭露的是中共邪党迫害我的事实,人们看到这些真相就不会再相信中共的造谣欺骗,回归人类应有的人性和道德,在天灭中共的时代这种揭露是最大的善事。

 

2、大家都来看看女党委书记的亲儿子有多垃圾:

王明海满嘴“操逼”的留言记录被曝光后,不但不知悔改还增加了“啪啪黑木耳”,王明海本人也是弱智,而且动物性本能过度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