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

我呸畜生,便衣警察对号入座了,大打出手还失败了!



今天下午2点多钟我从超市买东西回家时,在我家楼梯上狗特务303对我大打出手失败,我说一下具体情况。


我手拎购物袋上楼梯,经过303家门口时,一个人(男,以下简称“303”)忽然开门出来往楼下走,而我继续上楼。按正常的步行速度,我走上了半层楼梯时,那人也应该走下半层楼梯了,到这时,我和这个人之间已经间隔了一层楼的距离了,大家听清楚啊——我在3层半,他应该在2层半的位置上,至于他是不是真的下楼我可不清楚。此时我忽然想起来,这楼里有人养狗,还在楼梯上拉尿,我就呸了一声,没想到此人在1层楼远的楼梯上喊“你呸谁?我揍你(指我)啊!”,紧接着我就听见他往楼上跑的声音。这时我已经走到4楼离我家门不远的地方了。


303冲上来以后冲我大吼:“你呸谁?”

我:“我没呸你,我呸楼下的畜生呢!”

303:“你干嘛不到楼下去呸?”

  我也不出声——我心想“这是个什么人啊?!还管的着别人在哪呸畜生啊?!”

303:“我一出来你(指我)就呸?!”——事实不是啊!明明隔了1层楼的距离才呸的!他自己跑上来的,自己心里还能不知道吗?

我:“你想太多了……。”


说到这里狗特务自己知道没理了,特务身份完全暴露了。因为正常人不会这样“敏感”!别人离你那么远呸一下畜生(或其它脏东西)都不行?!这狗特务为了胡搅蛮缠、挑起事端,就自己“对号入座”承认自己是被呸的畜生了。唉!如果不是一个公安狗特务,能这么傻逼吗?!只有人渣才能做这下贱的职业???


狗特务“303”自己也知道耍流氓也耍失败了!大打出手没理由了,又不甘心自己撤退,就出手推搡我,我整个人后退一步“咣”一声撞在邻居家的门上,狗特务“303”是男的不到30岁吧,我是女的42岁。好人能随便出手打人吗?!何况还是男打女,这还不是一个流氓(特务)吗?正常人能这样吗?


狗特务“303”出手推搡我时,他是突然伸出右手,推在我左肩上。埋伏在楼上的几个钩子(特务)们非常及时蹿出来“见证”了这一幕。这也证明这是公安(谷都派出所)故意组织的行凶犯罪行动,因为不只是“303”一个特务,那几个特务埋伏在楼上呢。狗特务“303”出面挑起事端,也是为了让这几个特务出场行凶。


只不过流氓(特务)们行凶失败了!因为,我当时说的话把303逼入了“对号入座”的无理状态,他耍臭无赖耍不下去了,只是推搡一下就逃跑了。没有达到让后来出场的几个狗特务一拥而上拷住、电死受害人的目的。也没理由把受害人(指我)带回派出所继续迫害。反而显得特务特别傻逼!操控特务的公安(谷都派出所)特别傻逼!公安的主子——中共邪党特别傻逼!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大势已去的中共邪党、邪灵在做最后的挣扎——操控流氓(特务)寻衅害人、维持恐怖统治。   


特务们气急败坏的原因也很明显了,他们的主子——中共邪党已在穷途末路,在全球臭名昭著、丢人现眼,已经被公开揭露的没法更揭露了(见附文)。这些喝狼奶的(党员、特务等邪党的每一份子)罪恶大到偿不清,死了都无法解脱。


我讲真相也只能把基本事实讲出来给人听,至于人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路都是自己走的!




注:“303”——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303,有个网球场那个小区,属于《中山市公安局三乡分局谷都派出所》操控范围。



附文《法轮功万人公开游行、万人同会交流心得,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


今年庆祝《法轮大法日》(513日)的活动盛况空前。法轮功学员们在纽约举行了万人公开游行、万人同会交流心得等活动。这些活动在美国举行,全世界都看的到,展现给全球的是“真、善、忍”为本的中华传统文化。相比之下,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邪党的人渣党员们到死也展现不出来一点好东西!!!


《法轮大法日》在美国已经被确定为法定节日,公开庆祝,普天同庆!《法轮大法日》——513日是李洪志师父的生日,也是大法开传的日子——1992513日李洪志师父教授法轮功的第一个面授班开班的第一天,地点在长春市第5中学的阶梯教室里。全世界、全人类永远会记住这一天,并庆祝这一天。相比之下,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中共邪党的哪个日期能行?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中共邪党的党魁访问美国的时候,必须隐瞒其邪党党员的身份,因为共产党在美国是非法组织,如果他们不隐瞒其党员身份就会禁止他们入境(美国)。江泽民在美国访问时走过后门垃圾通道,因为前门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抗议活动声势浩大,他不敢看到。此后,中共邪党党魁来访时,白宫周围要筑起2米高的临时围墙,以阻挡专程来抗议的“人山人海”。在当今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出访外国时会这样丢人现眼???


2006年时中共邪党“劳民伤财派出六十个演出团体,丑态百出、低级下流的表演根本没人愿意看,花钱请人看还被人骂不绝口。花了几十亿,大败而归。很多演员又借机叛逃了。各演出团体内外分赃不均打的要死,演出没人看赔的要死,被观众骂的要死。”「注」


中共邪党在国内还剩什么呢?——流氓(特务)治国、恐怖统治。中共邪党操控的流氓(特务)们会“从天而降”在大街上把任何一个正常人拷住、电死,害死人以后造谣——无中生有、栽赃“败坏名誉”的罪名,以此维持恐怖统治!!!邪恶至极的中共邪党早已跌破人类的道德底线,在全球臭名昭著、广受唾弃。天灭中共是天定的,喝狼奶的(党员、特务等邪党的每一份子)罪恶大到偿不清,死了都无法解脱。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


同样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和邪党党徒的对比还不够鲜明吗?根本不是民族的问题,是中共邪党“不正常”和全世界“正常”之间的区别问题。




注: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法轮功万人公开游行、万人同会交流心得,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


 

今年庆祝《法轮大法日》(513日)的活动盛况空前。法轮功学员们在纽约举行了万人公开游行、万人同会交流心得等活动。这些活动在美国举行,全世界都看的到,展现给全球的是“真、善、忍”为本的中华传统文化。相比之下,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邪党的人渣党员们到死也展现不出来一点好东西!!!

 

《法轮大法日》在美国已经被确定为法定节日,公开庆祝,普天同庆!《法轮大法日》——513日是李洪志师父的生日,也是大法开传的日子——1992513日李洪志师父教授法轮功的第一个面授班开班的第一天,地点在长春市第5中学的阶梯教室里。全世界、全人类永远会记住这一天,并庆祝这一天。相比之下,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中共邪党的哪个日期能行?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中共邪党的党魁访问美国的时候,必须隐瞒其邪党党员的身份,因为共产党在美国是非法组织,如果他们不隐瞒其党员身份就会禁止他们入境(美国)。江泽民在美国访问时走过后门垃圾通道,因为前门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抗议活动声势浩大,他不敢看到。此后,中共邪党党魁来访时,白宫周围要筑起2米高的临时围墙,以阻挡专程来抗议的“人山人海”。在当今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出访外国时会这样丢人现眼???

 

2006年时中共邪党“劳民伤财派出六十个演出团体,丑态百出、低级下流的表演根本没人愿意看,花钱请人看还被人骂不绝口。花了几十亿,大败而归。很多演员又借机叛逃了。各演出团体内外分赃不均打的要死,演出没人看赔的要死,被观众骂的要死。”

 

中共邪党在国内还剩什么呢?——流氓(特务)治国、恐怖统治。中共邪党操控的流氓(特务)们会“从天而降”在大街上把任何一个正常人拷住、电死,害死人以后造谣——无中生有、栽赃“败坏名誉”的罪名,以此维持恐怖统治!!!邪恶至极的中共邪党早已跌破人类的道德底线,在全球臭名昭著、广受唾弃。天灭中共是天定的,喝狼奶的(党员、特务等邪党的每一份子)罪恶大到偿不清,死了都无法解脱。中共邪党算个什么东西呀?!

 

同样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和邪党党徒的对比还不够鲜明吗?根本不是民族的问题,是中共邪党“不正常”和全世界“正常”之间的区别问题。

 

 

 

注: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我爸的声明承认他与共产党勾结犯罪


 

我爸的《声明》(带我爸的亲笔签名和日期2016.5.14,原件见附图):

 

郭慕洁独立生活,未委托父作代表。父不能代替成年子女作出决定、不能充当监护人。

父不能干涉郭慕洁生活。

 

 

《谷都派出所》勾结家属迫害我的所有行为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道义上没有底限,在法律上是故意犯罪。

 

加害方应立即停止迫害、认罪!

 

 

 


 

我爸和我的个人信息:

 

郭德源:我亲爹,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无耻,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警匪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他家。

 

我的情况:42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外资白领,善良正直,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体健康,作风正派,专业出身,水平足够。作为受害人我没有教训可言。我本人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2016年5月15日星期日

共产党公安特务破坏空调《雪种密封容器》:干扰中国人的生活



 

前几天我把我家里的两部空调卖掉了,卖给了收旧货的。其实这两部空调都只用了3年,看起来还很新,就是不制冷了。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我正是在卖空调的过程中知道了空调不制冷的真实原因——被特务故意破坏。

 

空调能制冷是因为空调机里有《雪种》,《雪种》装在空调机的室外机的机箱里头,是装在密封容器里的,如果没有人动它,这个空调就算是用10-20年都不会坏,因为空调的结构不复杂,就这么一点“机密”。如果空调忽然不制冷了,但是还能空转,那就是没有雪种了。既然雪种在密封容器里怎么会丢呢,那就是漏《雪种》了。

 

这简单的原理是收旧空调的人告诉我的,当然他不是多么“好心”,他是要说明我这个空调的毛病在哪里,以便压低一点收购价格。这是非常自然的做法。他也只说到这一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我听了这个就明白,《雪种密封容器》怎么会漏,只用了3年,国家规定的空调产品统一保修期都是6年,我是在国美商场正常购买的合格产品,买的时候是全新的、没拆封,国美送货到家、专业人员到我家里来拆封、安装,发票还保存在我手里。也不可能是使用问题,那《雪种密封容器》在室外机里头,谁用空调还能到室外去用吗?正常人根本就触及不到《雪种密封容器》。显然是特务专门到室外机里去搞破坏,只要在《雪种密封容器》上钻个孔(或割开一个小口子,具体情况不清楚)——破坏了密封,这个雪种就会慢漏,正常人一时还发现不了,任何人用空调都只在自己家里用室内遥控器使用就可以用了,谁还会定期(或不定期)看一看室外机有没有人动过?!连想都不会去想吧!过了很多天雪种漏没了,你还以为是空调机坏了。你根本无法发觉是特务干的,也没法调查,因为公安的特务是趁你家里没人的时候,用万能钥匙开锁来搞破坏,门窗没有被撬的痕迹,你根本也发现不了公安特务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破坏哪部空调。

 

我想到这里就立刻决定把家里的空调都卖了,修已经没有价值了,修好、添加《雪种》以后特务还会来破坏的。我不单卖掉原有的,那新空调还不能再买了,按这种情况,你就是买再多、再好的空调也会被特务破坏的。空调不是什么奢侈品,多数中国人都买的起、用的起,是(中共公安)特务太猖獗,使中国人的正常生活受到了干扰。

 

由此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时,我第一次被《谷都派出所绑架》回家后,我名下的一套房产被公安(谷都)派出所抢占了,还交给我爸经管出租的事情,房子一切事物都由我爸经手管理,派出所在幕后操控我爸,这样一来,好像是我委托我爸“帮”我管房子——家务事,就看不出警匪抢夺我的房产的犯罪痕迹了,我爸乐此不疲的主动配合公安警匪。2014年夏天的一天,我爸忽然对我提起一件事,说出租房里的空调室外机里的风扇叶片坏掉了,我爸当时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我当时也没想明白,这件事就作为一件“怪事”过去了。

 

那空调室外机上的风扇装在机箱里面,通过(室外机)机箱上的窗口向外吹风,它怎么能坏呢?正常使用空调根本就触及不到室外机的风扇叶片呀!今天再看这件“怪事”也很清楚了,那特务上门破坏《雪种密封容器》时意外碰坏了风扇的叶片。我爸经管的房子也是特务破坏的目标。

 

空调漏雪种的原因真相大白了,共产党《公安派出所》的特务们具体做这样的破坏活动,干扰中国人的正常生活。怪不得公安部门什么都知道,甚至连你家的空调什么时候坏都知道,因为坏事都是他们自己干的,他们自己干的坏事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那我爸为什么今天上午到我家来跟我谈,非要给我买一部新空调呢。很显然是公安派出所的特务让我爸来的。我把我家里的空调卖了以后,非法入室的特务再到我家来非法搜查等犯罪时,会觉得很热、汗流浃背吧,就派我爸来以我爸的名义买新空调给我。为了特务们犯罪环境能舒服一点!这样还可以看作是给我“好处”,我一旦接受了这点“好处”,我爸以后就有借口代表我、充当我的监护人,为主动配合公安派出所、进一步迫害我做铺垫。所以我拒绝了新空调,将来我还会拒绝任何“小恩小惠”,甚至那套被抢走的房产我也不要了,出租房子的(收入)钱也不用他们还了,共产邪党还有什么理由来迫害我???

 

由此我想的更远一点,共产党到底害什么样的人?!我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一等良民,我受迫害。那我爸呢?!主动配合公安(谷都)派出所,连亲生女儿(指我)都出卖——绑架,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时我爸亲自押囚车,喝狼奶的都这样吧?!共产党不也一样害我爸吗?共产党谁都害。

 

就是这样的害人方法(空调漏雪种),如果我不告诉我爸,我爸自己都不知道,公安特务们害了他也不告诉他一点真相,骗他把害他的人当“恩人”,我爸还死心塌地的为共产党公安特务们当枪使呢!我还用讲更多真相吗?如果亲身经历的事实都不能使一个人清醒,那就是他故意不醒了,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挽救价值?!

注意安全:在中国与陌生人搭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昨天(2016514日)我从超市买完东西出来的路上看见一家饭店正在装修,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在门口休息,其中一个是个老年妇女,我觉得她挺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还做这么辛苦的工作,我想应该给她讲点真相——救人做善事嘛,这样的人都不救还想救什么样的人啊!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快步走过去了,连搭话都没有,走出几步远我还有点后悔,真应该给她讲一讲真相。可是走出大概100米远的马路上吧,我忽然看见两个恶警骑着摩托车过去了,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几个“农民工”应该是钩子(特务),这是一个圈套,如果我刚才(两分钟前)讲真相肯定被抓,也可能刚一搭话就会被抓。

 

那两个骑摩托的恶警显然是埋伏在附近的,只要我一搭话他们两个就“从天而降”,以中共目前的邪恶程度,有可能拷住以后当场用高压电棍电击死,就像害死雷洋一样,栽赃一个“败坏名誉”的罪名,就说在拒捕反抗过程中死亡。还会说有“目击者”报警了,其实在场都是他们的“钩子”,自然就是统一口径的。想一想中国的现状还不恐怖吗?每一个普通人随时可能被公安特务拷住、电死。(刚好旁边是装修施工的工地,太容易“结案”了。)

 

怎么讲呢?上天悄然而护吧,表现为我自己快步走过、没停留,一点事都没有,这是对我的人身安全最大的保护吧。其实神一直都在看护着好人!

 

我回家以后又仔细回忆了一遍整个购物过程,又想起了一个细节。我在超市秤菜的时候,那个店员很热情的与我说话“好久没看见你(指我)过来买菜啊?!”、“回(老)家了啊?!”我心不在焉的答“没有”,就没再多说一句话了。我也奇怪,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人家这么热情,我正好多聊两句,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嘛,怎么我这这样就走了呢?!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我结完帐走到超市出口下电梯时下意识的一抬头,正好瞥见一个保安正在问那个刚与我说过话的店员,我当时只是一愣啊,我心里想这保安应该在门口啊!怎么进到超市里头来了???

 

如果没有后来遇到的那几个“钩子”,我可能还想不清楚为什么保安进到超市里来“问话”。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看就再清楚不过了。我每次买完东西,(公安派出所的)特务(可能是保安,也可能是便衣)都会来(非法)调查——问我说了什么,看有没有“把柄”可抓。如果有,当场或在路上就会把我抓住、电死。这一次我能发现这个迫害事实,一个是因为这个超市的建筑结构是这样的,在出口电梯处能看到超市里面的一部分情况,第二个原因是这次派出的特务是穿制服的保安,如果以前派出的特务都穿便衣,那就算我看到了也不知道这个跟店员说话的人就是来(非法)调查我的特务!

 

以前我说过保安这个工作的本质是特务,可能有人还不同意我的说法,这个事实能让人相信了吧?!出来问话——(非法)调查一个没罪的(至少是没被定罪)的人,还能不是故意的吗?还能说保安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总之,中国大陆的社会状态跟国外的正常人类社会不一样,在中国与你搭话的陌生人可能是共产党公安的便衣特务,不论是你先说话还是对方先说话,就连当时的场景都可能是公安特务机构有意“制造”出来的,警匪可能就埋伏在附近。已经发生的事实和我亲身经历的事实证明:《在中国与陌生人搭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是完全可能的,这不是什么“臆测”,也不是什么“耸人听闻”,是已经发生的铁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