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7月31日星期日

商场(超市)“引狼入室” or 狗特务换防?!

 

今天是周日(2016731日)我去《通大百货(超市)》买东西时,惊奇的发现,公安狗特务(公开身份是商场门口的黑保安)卷土重来啦!上一次揭露他们(见附)以后,这些臭狗屎一样的狗特务一度比较收敛,有时候只在商场门口放一个特务,见到正常消费者还不好意思、转过脸去。今天不同,不但商场门口有特务,二楼平台上也出现了特务,特务岗位都恢复了?! 而且特务们的态度都比较嚣张,对顾客瞪狗眼、大摇大摆(非法)监视正常消费者。这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我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饭店。刚巧从饭店里出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我见过的超市的工作人员,酒足饭饱的样子。当时的时间大概是1330吧,今天又是周日,商场超市生意正忙的时候,他们会花几个小时出来吃一顿午饭吗?除非有人请吃。

 

联想一下,刚才我看到的特务岗位的恢复,也就明白了。公安谷都派出所为了恢复原有的特务岗位,完成非法监视正常消费者的犯罪行为,贿赂商场(超市)呗。在中国请吃喝不是什么太大的腐败行为,在中国都定不了罪的。但是这种行为对于公安恶警是有用处的,毕竟能跟商场搞好关系,把自己的特务混杂在商场里、对外掩人耳目,公安恶警不出面就能完成(非法)监视正常人的害人犯罪任务。

 

公安恶警们也知道他们自己做的是犯法的事情,所以要跟商场私下里“搞关系”。而被恢复岗位的狗特务们,也知道他们的主子请商场吃饭了,主子给他们撑腰了。特务们的态度也自然嚣张起来了。毕竟能当狗特务的人都是些流氓渣子嘛!

 

我就想一个问题。那商场容留公安特务,那商场的工作人员自己不也在特务的监视之下了吗?要给多少好处商场才肯做这种“引狼入室”的事情?!

 

也不知道怎么又这么巧。我回家时看到“特务邻居403(指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403)”搬空了。这套房住过很多狗特务,反正我也都不认识,都是《谷都派出所》指派的,换防了我也不知道。只是今天这套房搬空了,正在开着门为房间通风,刚巧给我看到了。本月(7月份)是下半年的第一个月。半年结算吧,所以老特务撤走了,但是这套房是公安的特务房,这个我知道,说白了就是特务们上班——(非法)监视正常人的据点。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有新特务入驻的。

 

把特务们的这些动作联系起来看,很可能是他们的“黑后台”换人了——特务头子和狗特务们换防啦!可能是天意吧,背后的原因都碰巧被我看到了!

 

 

 

附:

 

《正经做生意的商场(超市)会喜欢这样的狗特务们吗?!》

 
 
 
 
 
 

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

三乡(镇)的物价比中山市都贵:因为三乡养活的流氓恶警、狗特务太多了

 

我们三乡(镇)是广东省中山市下辖的一个镇,位于中山市南部。一般来讲,越中心的地区物价越高,市区的物价高于镇区,这是正常的。以前我个人的观察也验证了这一点。

 

最近几天我因为要办一些事情,跑了几次市区。我“惊奇”地发现,市区反而比我们这里便宜。我说的具体一点,就拿吃饭来说吧。现在很餐饮连锁,同一连锁店里的同一款食品的标价比较起来很容易,大概我们三乡的价格比市区的价格高出20-30%吧。超市的商品种类很多,不能一一列举,总体上的印象,很多商品的价格都比三乡低一些。

 

这个发现蛮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三乡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只是快了点。作为女性,我一向有逛街、购物的习惯。受到邪党公安——三乡《谷都派出所》迫害后(详见附1)这个习惯也改掉了,出于安全考虑我尽量减少外出次数和距离。我不去市区也就半年多吧,这个差距就拉开这么大了,也就是说,三乡的物价由低于市区物价变成高于市区物价了,而且还高出很多。差距大才能感受明显嘛!

 

三乡的高物价是怎么来的呢?没有亲身经历的人还真难搞清楚。我在三乡生活快10年了,我就觉得我们这里的恶警、狗特务越来越多(指《谷都派出所》操控的、非法监视(跟踪)正常人的便衣特务、黑保安等)。这些人通常都是些流氓渣子,被公安系统发掘、集中利用,他们本身不创造任何价值,也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公安让他们害谁他们就害谁。那么谁养活他们,并负担他们做恶所产生的费用呢?公安派出所——《谷都派出所》。公安派出所的钱是哪里来的呢?是抢夺人民的财富、社会的财富。公安操控着这些流氓恶警、狗特务用暴力犯罪手段威胁恐吓商家交保护费,只是这些保护费最后也都计入商品的价格里,反正消费者也看不出来。恶警、狗特务越多,公安派出所(暴力、卑鄙)敲诈勒索越严重,三乡的物价就越高。概括的讲就是这么回事。这些具体事实不写,大家都明白的。一个社会环境的变化啊,半年就拉开这么大差距是真够快的。这也进一步证明三乡太不正常了。

 

《谷都派出所》的一个所长,姓丁的,是东北来的渣子,不会正常做事,就会害人。虽然把他换掉了,但是他把三乡这个地方搞坏了。东北的渣子走到哪里都危害一方。由于公安派出所全国联网,东北来的渣子所长能勾结、利用全国各地的流氓团伙,充当流氓无赖们的黑后台,操控着他们肆意犯罪、达到公安暗中控制社会的的目的。三乡就有“本地帮”、“四川帮”等团伙主动被派出所利用害人犯罪。所以公安派出所的犯罪是复杂的、有系统的政府犯罪。我已经发现的一些流氓恶警、狗特务的情况已经写的很多了,在这里不重复。(一部分流氓恶警、狗特务的情况见附2、附3、附4、附5

 

那为什么狗特务都集中到三乡呢,怎么不集中到市区呢?那里不是也可以敲诈勒索吗?不是这样的。这跟受害人(指我)所处的位置有关,还跟其他因素有关。我大致的说一下我知道的情况。我一个人出来闯荡广州(2004年)以后,我亲爹郭德源和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也跟出来了(2007年),我当时不知道他们跟出来是来害我的,我还以为老年人退休了想要换换环境、改善一下生活,无可厚非,我还挺高兴,我当时完全没有防范意识。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们的黑后台是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的流氓恶警、狗特务。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在哪个城市找到工作,他们都能找到我,强制我失业——他们早就下手想要逼死我了。最后他们自作主张在三乡买了房子,指定三乡作为我的“家”。我更不知道,三乡的《谷都派出所》已经谋划到我家里绑架我、并栽赃陷害(见附1)。

 

也就是说,这些狗特务是从东北跟过来的,跟着受害人(指我)来的。所以只集中在受害人所在的地点,当然这个地点也是公安特务机构“画地为牢”控制我的地方。中共邪党就是这样害人的。

 

由此我想到另外一个城市——我的家乡哈尔滨市。我在哈尔滨市出生和长大,生活了30年。我当初也见证了哈尔滨市里流氓恶警、狗特务越来越多的过程,最后这些流氓特务们成为哈尔滨的主流。哈尔滨市也因流氓特务而沦为全国著名的劣等城市。我还记得有一年,广州火车站曾经调集哈尔滨警察维持春运高峰期间的秩序。为什么偏偏要调哈尔滨警察呢,因为哈尔滨警察在全国的警察中是最没人性的。只是,只调用了一年哈尔滨警察就没了下文,可能广州人接受不了最没人性的警察,全国来广州的人都接受不了哈尔滨警察的卑劣吧。据传闻,在海南三亚的大街上曾经拉出巨型横幅,上书7个大字《哈尔滨人滚回去!》,人们对哈尔滨流氓恶警、狗特务们的厌恶到这种程度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我真不想被上述流氓渣子们代表,我想高呼“哈尔滨也有好人,我就是(好人),我这个好人也受到他们的迫害”。

 

我看到三乡正在走哈尔滨的老路——顺着邪恶走。就是顺着中共邪党胁迫的路走下去,具体的说,就是顺着流氓恶警、狗特务们胁迫的路走下去,自然就越来越不正常。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而设的特务据点:警察们穿着警服公然充当狗特务啦!!!》


 

3、《正经做生意的商场(超市)会喜欢这样的狗特务们吗?!》


 

4、《用于监视好人的怪胎《警务室》注定是受罪的、不正经的!》


 

5、《太赖了:下着雨流氓恶警还出来违法犯罪(非法监视正常人)》

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

太赖了:下着雨流氓恶警还出来违法犯罪(非法监视正常人)

 

从没见过下着雨还出来偷的贼?!我以为下了几天雨了,今天也还有阵雨。《谷都派出所》的流氓特务们还能冒雨出来违法犯罪(非法监视正常人)吗?!那不是太赖了吗?!那不是太不要脸了吗?!

 

中共邪党的公安特务还真就这么不要脸!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一桥工商银行附近的《特务位》上今天居然有特务“上班”(见照片)。这样的特务岗楼以前揭露过(见附1和附2)。

 

7月初以来一直下雨,今天也有阵雨,我出门之前也下过雨,我在超市购物也就半个多小时把,返回时又下雨。就在这半个多小时的无雨的时间里我抓紧时间出来买点东西。因此派出所特务们事先无法预知我的外出时间,特务也不能淋着雨等着受害人啊!从照片上也看的出来,摩托车就停在旁边,证明这个警特是在出门后接到我家邻居特务的线报及时赶到这个《特务位》的,可能早我一分钟(或几分钟)才到位。等到被监视的受害人(指我)一走,这个流氓恶警马上就跳上摩托车回到流氓黑窝——《谷都派出所》去。当特务当道这么不要脸,真是世上少见啊!

 

流氓恶警干这么不要脸的工作为什么呢?违法犯罪!——监视好人(指我)。政府《谷都派出所》出面非法绑架我(3次),不明不白关起来,劫持到精神病院,这样都没赖上我任何罪名啊,没有任何借口害死我啊!我是堂堂正正的一个人啊,出淤泥而不染啊。那还搞这个《特务位》非法监视我干什么吗?监视我就能构陷了吗?就能给我栽赃上罪名了吗?还不是臭无赖吗?!邪党头子习近平的嘴脸在国际社会已经彻底暴露,公然挑战国际秩序、司法体制(指中共邪党政府对海牙国际法庭作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的态度),邪党的走狗对本国人民也是一样的耍臭无赖。太赖了!!!

 

正常人类国家的政府能这么赖吗?中共邪党政府就是一棒子流氓无赖、社会渣子!现在是什么时代啊?!天灭中共的时代啊!共产邪灵的邪恶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持其行恶了,公开充当流氓能有什么好下场啊?!

 

只有最垃圾的人才能被共产党所用。因为他们离开共产党就无法生存,他们在正常人类社会无法生存。只有共产党能养活他们、纵容他们做恶。这样一来,这些流氓就能活到天灭中共的那一刻,如果他们不巴结中共邪党可能立刻就灭亡。我看这些恶警就是这样的垃圾人。也就是说,他们不属于不明真相的人,他们是故意犯罪,而且没有任何未来可言——只有陪葬一条路。

 

 

 

附:

1、《用于监视好人的怪胎《警务室》注定是受罪的、不正经的!》


 

2、《这个“警位”是专门为监视我而设的特务据点:警察们穿着警服公然充当狗特务啦!!!》



照片:


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

我亲爹郭德源带新特务上门认人啦?!


今天(2016713日)下午1320左右,我亲爹郭德源忽然到我家里来,敲门时说的借口是给我抹一下墙角。这是个什么借口,有什么必要呢?我有没请他来!正在疑惑,我忽然看见一个流氓渣子装作上楼、经过我家门口,如果真的是路过,还能盯着我看吗?我瞬间就明白了,我亲爹郭德源上门的真实目的是带领新来的狗特务来认一认我这个受害人嘛!以便将来(非法)跟踪、监视、造谣构陷。

我亲爹郭德源还恬不知耻的进入我家“干活”——抹墙角。我看到这个不要脸的就恶心,连亲人都出卖的人能有什么好下场?!我告诉我亲爹你带的特务已经看清我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不需要再假装抹墙了!你达到目的的同时你也暴露啦!说完我急忙把出卖亲人(指我)的亲爹赶出去了。

赶走了出卖亲人的亲爹以后,我觉得还应该揭露邪恶的狗特务,就对着楼上喊起来了:

“楼上新来的狗特务,你不要个逼脸。你是住在城乡结合部的流氓无赖。你们每天早上才“住”进小区——“上班”(搞流氓特务活动)。你主子都瞧不起你!你主子灭亡的时候先灭口你们。你们不要个逼脸!”

我亲爹郭德源上个月就签字声明——承认我独立生活、无权干涉我的生活(见附2)。他勾结《谷都派出所抢夺的房产》已经作“长租处理”。在这种情况下郭德源还要往我这里带特务,非要“斩草除根”害死我吗?

谁有这样的亲爹?!据说我亲爹和后妈搬家了,经过我常年讲真相,他们没脸住在这个小区啦!但是还找各种借口往我这里带特务。怎么骂都不要脸。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亲爹吗?!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政府狗特务吗?!这还不叫流氓无赖吗?!


PS.我亲爹郭德源和后妈潘晶是上月初搬家的,一个月后我问起来才告诉我,搬家的时候没告诉我。现在看来,他们搬家可能是为了更隐蔽的迫害我。


1

我亲爹的个人信息:

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我(3次)、劫持到精神病院。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2:《我爸的声明承认他与共产党勾结犯罪》

2016年7月12日星期二

公安狗特务们每天早起才“住”进小区,开始一天的特务活动

 

在中国(大陆)没有特务监视的正常消费已经很少了。我想大概早上狗特务会少一点,于是我今天起了个大早出门了,早上7点钟吧。

 

没想到我一到楼梯口还没出大门,就碰到了一个狗特务(伪装成清洁阿姨的),我就奇怪了,怎么我早起出门特务们能知道呢?难不成这个出门走一走的想法是一个发射到我大脑中的“脑控信号”?!~

 

小区里的老牌狗特务——老姜的老婆装作修车出现在我的必经之路上,试想,正常人谁早上7点钟就出来修车啊,白天不能修车啊?!小区外面特务饭店(金塘美食)门口的黑保安(也是狗特务)也出来监视了!!!~

 

又走了大概五百米吧, 我看见“住”在702的一对老狗特务夫妇。看样子,他们好像从外面刚回来?!老夫妇早上才回家???这也暴露了很重要的一点,原来狗特务们不是真的“住”在小区,他们是早上才“住”进入小区,开始“上班”的。那么他们晚上住在哪里呢,根据一些公开的信息,这些充当狗特务的流氓无赖们可能住在城乡结合部的“集中营”里,他们过着群婚群居的流氓生活。 

 

中共邪党政府有专门的部门——《公安派出所》“管”这些流氓无赖,他们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生活,因为《公安派出所》全国联网,他们这样的流氓无赖根本逃不出共产党的手心。邪党想要利用他们做恶的时候,就把他们载到指定的目标区,给他们交代具体要迫害(监视、构陷)的受害人(比如我)、和具体的流氓任务,让他们执行(非法)监视、挑事、构陷等流氓活动。有些城市早上能载来一火车这样的“流氓渣子”,没有火车的城市就用大客车载到指定地点,然后这些狗特务就装作正常人,进入小区的特务据点开始了一天的特务(监视等)活动。特务据点通常是公安派出所用违法犯罪的手段抢夺的居民房产,比如我的房产就被《谷都派出所》抢夺了,很可能就用作特务据点了。那公安派出所能抢夺我的房产就可能抢夺别人的的房产,而且有邪党制度撑腰,公安流氓们想抢谁家的房产就抢谁家的房产!看的出来,流氓特务的主子——《公安派出所》本身也看不起这些充当狗特务的渣子,抢来的房产也不会真的给他们住(夜班狗特务住在小区,不过他们不会正常休息、睡眠的,因为他们是在“值夜班”)。谁会给流氓渣子们提供住房呢?!只是利用他们做恶,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他们灭口了都说不定呢。

 

我在公交车站还看见两个骑摩托车的特务巡警,特务们加强了(非法)监视正常人的力度。果然我等了很久也没来车,超过正常的班车时间都没有来车,我想可能是跟公交公司那边的卧底特务在联系,想在公交车上安排钩子、挑事构陷,因为我今天选择了比较早的时间,可能公交公司那边的狗特务还没上班,所以一时联系不上。所以,他们不让正常的班车发出。因为我一上车他们就很难监视我了。这里顺便说一下原因,我们这个城市很多人是用IC卡买车票的,因为票价五折。这种IC卡是带有芯片的,是可以非法定位持卡人的,至于定位谁不定位谁就要看公安特务想要迫害谁,反正迫害技术设备早就有了,就看他们想害谁。我乘坐的公交车走到哪一站特务们都知道,他们会派特务在任何中途站上车监视、构陷,大道迫害我的目的。去年我发觉了这种非法迫害方式(见附1),不再使用IC卡了。因此,特务机关——公安派出所没法在中途站派特务到我身边了,他们现在采取的办法是从我一上车的时候就安排人跟踪、监视我,必须派熟悉受害人(指我)资料的狗特务一路跟踪、监视我,特务们现在只能这样做。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死活要把持住公交班车,安排好指定的特务才让班车发出,如果这个特务不到位,他们就不让班车出发!!!这是公交车啊!又是早上大家上班之前,邪党公安特务们从来不考虑百姓生活,特务们就考虑自己怎么犯罪害人(对无辜的人跟踪、监视)、祸害老百姓方便。要知道我是一个正常的消费者,我没有任何罪名啊,把我绑架了、关起来都没法赖上任何罪名啊,特务们的跟踪、监视活动只是为了陷害好人(指我)啊!共产党(公安)什么时候考虑过公众利益,就是一帮子流氓——为了迫害好人(指我)宁可耽误大家。

 

等车时我发觉不安全的因素太大了,就原路折返回家了。回家时看见曾经在楼梯上殴打我的狗特务303也出现在小区了(见附2),而且到位了,好像换了个眼镜,换了眼镜我就不认识你啦?!你这个臭流氓打过我啊!狗特务303装作送小孩上学出门。送小孩上学非要等到我经过他门口的时候才一开门出来吗?现在学生已经放暑假了,谁还送小孩上学啊?这个特务根本上是个傻逼!特务们没有正常人的生活,是过着群婚群居生活的流氓渣子,他带的孩子也不知是哪来的杂种孩子,为了犯罪(非法监视)还非要装作正常人不可,所以搞出这么一幕闹剧。

 

我还要揭露一点,公安狗特务们很多都带小孩——杂种孩子,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杂种孩子,长的跟谁都不像。他们群婚群居嘛,他们那圈子里谁跟谁生的在中孩子都分不清的。其实特务家庭里的每个成员互相之间都不像,因为是特务组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怎么可能长的像呢。那为什么带小孩呢?骗人呗,好像他是正常人一样,其实是把孩子推到前面来掩护流氓特务的犯罪、和罪犯身份。我曾经在本地超市里见过背着孩子偷的,很不巧,当时那孩子一哭,我猛的一回头,正好看见那“贼特”在我背后准备下手呢!所以中国人千万注意,不要一看见带孩子的就觉得他是好人——有家庭生活,其实很多都是流氓特务特意制造的“假象”!

 

 

 

 

注:702303是指:广东省中山市华丰花园1011702户和303户,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

 

P.S.中国的经济能好?好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了,消费意愿都被共产党恶心啦!只要有共产党在,中国的经济就不会好的。那有人说前几年一直是两位数的增长啊,是共产党统治下的高速增长啊。那是因为中国人太能干了,因为中国人被共产党搞穷了、搞怕了,一有机会就拼命干,还爱攒钱!那有人说为什么外资那时都争相投资中国呢?那还是因为中国人太能干了,又都想长期干下去,那些需要稳定工人(尤其技术工人)的外资就争相到中国来了,就是看好中国人这一点啦。而那时的共产党没想到!!!对!就是没想到中国人这么能干,被政治运动折腾了几十年还这么能干——拼命干,一干就干出了一个“世界工厂”来。现在共产党发觉了中国的创造力太大了,就开始迫害了,把世界工厂先搞跨了,现在共产党就是利用那些流氓无赖治好人、治国啦!!!谁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共产党就害谁,就要派便衣(流氓)特务祸害你。我说的清楚不?!

 

 

附:

1、《从过期居住证里拆出芯片》


 

2、《狗特务们大打出手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