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1月28日星期六

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镇压名单》就已经秘密拟定了


我亲身经历的事实证明,中共政府事先磨好刀才公开镇压法轮功。杀谁不杀谁在公开镇压之前很多年就已经秘密确定了,不练功的人也可列入《镇压名单》,再把法轮功确定为镇压对象,想害谁就给谁扣上法轮功的帽子。众所周知,公开镇压法轮功是从1999720日才正式开始的,而我本人早在1995年就已经被秘密列入《镇压名单》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公开镇压之前不久才出现的“万人围攻中南海”(1999425日)等群体事件,那是按照共产党的旨意,故意安排的、为启动镇压制造“借口”的。镇压的真正原因就是共产党想杀人了,目的是维持恐怖统治。

根本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真的练法轮功,就秘密把我列入《镇压名单》。我差一点被杀害,还被镇压了二十多年,而我本人并不知道真实原因。我讲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那时是1997年,我大学毕业呆在家里。有一天我爸忽然拿回家来两本书《转法轮》,把其中一本“送给”我,还让我往这本书的扉页上写名。我当时不知道在这本书上写名“将会”给我带来危险,我只是奇怪,我不练这个气功为什么要往这本书上写名呢?我爸一再要求我写名,我就顺手在扉页上写了一个化名《郭苜劫》。这个化名和我的真名谐音,但是字不同。写完后我爸不放心还追问了一句“写的是Guo Mujie,是吧?”我很确定的回答是,的确,音是,只是我写的字不一样。

至于这个化名是怎么来的,还有一段故事。这个故事要追溯到1996年春节以后,大家还在假期中。我爸忽然要领着我去长春(我家乡在哈尔滨市)面见一位“大师”,我当时完全没意识到这背后有什么“阴谋”,就当成一次“旅游”吧,我当时还觉得这个年过的不错,可以出去玩一玩。1996年时李洪志师父已经出国定居了,我见到的这位“大师”显然不是李洪志师父。我不知道这个“大师”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找到他的。我也没有特意问过这些事,因为我根本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我从来没想过见任何一个“大师”,因为我当时对气功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是我爸“忽然”安排我去见他,我真的就当成去旅游了。就这样跟“大师”见了面,都是我爸跟“大师”谈,我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聊,也不用我说话。他们聊的具体内容我都不记得了,只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这句话当时让我哈哈大笑:那大师忽然对我爸说了一句“你这么大的孩子(指我,我当时22岁)能忽然间死了吗?”我当时觉得这个“大师”挺幽默的。回顾此事,可能那“大师”从我爸的话中听出来什么“玄机”就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重要信息——那时(1996年春节)我已经被秘密列入共产党的《镇压名单》了,我爸已经在积极参与镇压我的事情了,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或者听明白、看明白了,只有我自己不知道。

临别的时候“大师”特别叮嘱我说“改名吧,你(指我)只要一改名,一切厄运都能解”,我当时还哈哈笑着说好。回家以后我咨询了一下,要想改名必须在派出所里改户口。派出所一向态度恶劣,我跑腿无数次,拖了一年多也没有改成,改名已经成为我那时生活的主题了,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我想了无数个新名字,其中就包括《郭苜劫》这个名字。说来也奇怪,自从我把这个名字写在书上以后,改名这件事也渐渐的淡下来了。

转眼间到了1999720日,电视上开始“声影齐骂”的攻击、陷害法轮功了,公开镇压法轮功正式启动了。有一天我爸匆匆回家,从书柜中把那本写了名的书拿出来,看见那个化名,半天挤出来一句话“天意呀!天意呀!”——不是真名,没证据镇压我!我不知不觉中躲过了一次生死劫难,冥冥之中天佑好人!

我当时不知道有后妈潘晶这个人(共产党烂逼书记),这些能害死我的圈套都是我爸出面做。(个人信息见注)潘晶那时不出面,大概是想等到我被害死,也就是我和我妈母女俩被斩草除根以后再跟我爸正式结婚。我家的一个亲戚史振杰曾经当着我的面对我说“你(指我)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1995年)。当潘晶出现以后我猛然发现,史振杰和潘晶在一个系统里工作很多年——商委系统。我家的亲戚们当时就准确知道我“必死无疑”了,因为要杀我的是共产党。只有我本人什么都不知道。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可见,法轮功没有任何问题,共产党说谁是谁就是,想杀谁就给谁扣上法轮功的帽子,还不让本人知道,也不需要任何证据。因为共产党选中了法轮功作为镇压对象了。二十多年以来,共产党就是这样反复使用暴力镇压我本人的。《谷都派出所》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见附1);《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2);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被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3)。这些不都是政府犯罪——镇压行为吗?!  

在上述暴力镇压之前,我曾经多次被强制失业。我大学毕业在家呆了很多年,他们都要害死我了还能让我找工作吗?怎么我忽然间能找到工作呢?!还找到那么多工作呢?!其实是警察、便衣们自己没法承认——他们在幕后给我安排工作,那不就等于承认他们事先磨好刀,才“公开招聘”我入职,为达到镇压目的吗?!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就业,我将计就计才找到工作。我原本不知道西方国家对中共统治的绥靖政策里包括承认、并配合镇压法轮功的妥协。我是在工作中我发现了,镇压法轮功的不止是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机器,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的在华企业都必须配合这种镇压:接纳执行镇压任务的公安便衣(特务)、并配合便衣特务的镇压行动。他们都属于“镇压(法轮功)有功人员和集体”吧!仅写出两例(见附4、附5),大家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共产党甚至造谣说我的储蓄存款没有合法来源,为非法扣留做“舆论准备”,甚至还派特务来我家偷过我的工资证明文件,他们以为偷走了这些证明文件我就死无对证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但是天意弄人吧!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那张《工资证明》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烟幕弹”,真正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反而没被偷走(详见附6)。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镇压维持了二十多年,我呆过多个城市,动用警察、特务超过几千上万,只有镇压法轮功才有这么多黑钱(经费)吧。从中国现状看,警察、便衣也只可能是借用这个名义害人(指我和跟我一样的善良人),才能获取不义之财。(见附7)所以我就回忆了一些可能的原因!

时至今日,警察、便衣像苍蝇一样跟着我。我走到哪里他们都会提前跟那里的人员打招呼,包括商场、超市、公交车等公共场所都会得到通知,因为要为我制造镇压的恐怖气氛——这也是一种镇压方式。正好!我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提前知道真相了,还不用我讲了,他们找的人比我多,做的工作比我细。我到哪里就是看哪里的人表态,对镇压表态,对选择善恶表态,我的出现就在给人们提供表态的机缘,我的存在就有意义。其实,人们不需要对我很好啊,提前得到“通知”的人们只要正常的做工作,就等于给受害人(指我)同等对待了。如果正常做工作就能选择未来,这个难做到吗?一点不难做到!人要表态做好人还容易了呢——正常工作就行了,共产党要害人啊?——企图把人们都拖入镇压犯罪啊?他们怎么也做不到,神巧妙的安排好了。

在永远不可能找到证据的情况下,警察、便衣仍然维持镇压。在我居住的小区里,超过一半的“邻居”都是卧底的便衣特务(见附8)。《谷都派出所》警察曾经在马路上设据点公开监视我(已经蔫退,见附9)。他们不属于不明真相的,他们很清楚法轮功没罪、我没罪,他们也很清楚他们手里没有任何证据,他们很清楚他们在镇压好人,他们明明白白在损德、犯罪(镇压)。这些被中共邪党利用来镇压好人的流氓渣子注定被历史淘汰,对这些已经没救的人就只剩下呸!呸!呸!(见附10  

在外资抱团撤出中国的今天,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维稳流氓》,还用什么黑钱维持这一场邪恶的镇压?!(见附11)天灭中共真的开始了!



个人信息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5、《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6、《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7、《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8、《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9、《坐看恶警蔫退——我的2016年》

10、《呸!呸!呸!》

11、《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流氓渣子王明海在派出所上班,派出所雇佣了多少流氓渣子

 

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独子——流氓渣子王明海(个人信息见附),匿名在网上公然说出“派出所小黑屋”威胁我。咦?!他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派出所密室是什么样子?派出所的确绑架过我,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这个密室在派出所地下室,只有小高窗,的确是“黑屋”。这是个密室,被绑架的好人才送到这里来迫害的,还有就是派出所内部的警察、便衣(特务)、钩子等能进入这个密室。问题是王明海是怎么知道的?!他说话时不就已经暴露吗?他在派出所上班,他是派出所的卧底狗特务!原来烂逼潘晶的儿子是派出所的便衣特务。流氓渣子王明海在派出所上班。派出所雇佣了多少这样的流氓渣子?!

 

派出所第二次绑架我时,半夜砸我家门,王明海出面说“我强奸你就不杀你(指我)”,那不等于是派出所要强奸我、要杀我,半夜砸门的也是派出所。注意派出所的语言,他们的目的是杀我!共产党定好了要杀谁就派公安派出所害谁(砸门、绑架等流氓手段),再想办法栽赃罪名,大家看是这个意思吧。也就是说他们没挑出来一点毛病,也就没法立刻害死我——就连整个共产党政府都没办法害死我!

 

共产党就是靠这些流氓渣子暗中控制中国人的。王明海公开身份是汽车司机,他在多个公司里开过车,还开过校车和出租车,他不论走到哪里就是去潜伏了,为配合公安派出所加害那里的人做准备。

 

王明海有几年时间跟一个叫胡群的女人结婚。胡群的姐姐是幼儿园老板,在广东省中山市坦洲镇开办了5-6家连锁幼儿园,收入自然不菲。生意做大了,引起共产党的注意了,就要害她了,于是王明海这种卧底特务就派上用场了。我讲一下我知道的情况。

 

胡群(也就是幼儿园老板的亲妹妹),身高不足1.5米,说白了是个女侏儒。胡群姐姐周围的有钱人自然看不中她,所以胡群快到30岁了还是单身一人,王明海趁虚而入,以踏踏实实过日子为名引诱胡群,并与胡群结婚,胡群还生了一个孩子。钩住了胡群,自然就有机会接近这个家庭,公安特务系统高速运转起来:折腾幼儿园女老板投巨资开办《TPR英语培训》学校,她多少年赚的钱都被坑进去了,这个必须加盟才能开办的英语培训学校是公安的诱饵呀,没有任何前景,钱坑完了也就完事了(或者再改个名再坑其他受害人)。

 

最终,王明海与胡群离婚了,可能是卧底任务完成了,把人家折腾穷了。至于胡群跟王明海生的那个孩子,本来就是损德生的,一出生就有病(大概是血液病,具体不详),没几年夭折了都说不准。

 

这就是公安派出所的工作任务——钩子任务、强奸任务、砸门任务、绑架任务……。只有流氓渣子才能在派出所里工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流氓渣子?!

 

 

 

附:

 


 

2、【个人情况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已经暴露真实身份——派出所便衣特务。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警察、便衣害不死好人的时候——需退赃或被灭口?!


我不知道当初他们[]捏造了什么“罪名”加害我,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他们需要“证据”把罪名坐实了,还有一点也是清楚的,这个“证据”一直没拿到,也就是他们想栽赃的、而我本人不知道的任何“罪名”都没有被坐实。也就是说他们拿不到必须拿到的“证据”,那他们就没法收场,花出去的钱就没法报账,他们就都是违法的,这一点很关键。

由此可知,我没什么“专案”,很可能害我时用的是挪用别的项目的钱,那我周围的特务都没有什么合法收入,就是给点赏钱,所以他们怕曝光,一旦暴露房子、车子、钱等都得退赃。一旦共产党没有黑钱,他们的下场更惨。(具体迫害事实见附)

由此还可知,为什么他们只是绑架我而不直接打死,直接打死没“奖金”呀!所以第一次被绑架时,主要是关在派出所密室里,企图在24小时的监控中挑出我在言行上一点“瑕疵”,揪住一点不看其他,哪怕赖上一点罪名,就可以栽赃更多罪名,没想到我一点毛病没有,他们的罪证还落到我手里了(为了骗我开门而伪造的公函(传唤证),见附1)。所以第二次绑架时,是半夜砸门暴力入室,还派后妈潘晶(烂逼书记)的败类儿子王明海出面企图“强奸”再栽赃卖淫或通奸,我跳窗逃生,他们又没赖上,还把卧底的特务邻居暴露了。(见附2)。这些都是是为了坐实捏造的罪名。所以第三次绑架时,我在派出所密室里刚一开始大骂派出所,他们马上就把我放出来了。(见附3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当我讲出这个真相时,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再害死我了,再维持迫害还有什么意义,还没法收场了。他们当初调门喊的太高——为了搞臭受害人(指我),为害死做舆论准备,他们造谣无数、找了多少人,现在骑虎难下,搭梯子也下不来了。

这么多年挪用的钱都得退赃?!到底挪用了多少钱,用到哪些见不得人的地方,又要牵出多少罪行。又由于他们自己暴露了制度的流氓本性,成为了内部清洗的把柄。其实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严重的程度,他们根本就无法评估!!!还用好人去报复他们吗?他们自己就受尽刑责啦!


注:他们是指:全国联网的公安派出所的警察、便衣,我亲爹郭德源、我后妈潘晶(个人信息见附4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个人情况:

我后妈的情况: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

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我亲爹的情况: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才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我太孝顺!我天生孝顺!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警察勾结爹(后)妈,到我家里绑架我,为了骗我开门、事先伪造传唤证,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见附1)。警察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见附2)。我出来买菜,警察大白天在大街上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见附3)。犯罪主体是警察、便衣!

便衣、警察像苍蝇一样跟着我,开锁入室、跟踪监视。我家“邻居”超过一半都是公安卧底特务(见附4)小区保安是暴恐特务,前一秒还佯装谈笑,后一秒凶相毕露、暴力殴打(见附5)。卧底特务全都来自派出所。

我亲身经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十几二十次强制我失业,冻结(或没收)我的银行存款(未遂,见附6)。便衣特务还曾经到我家里非法开锁、入室盗窃我的《工资证明文件》(见附7)。

为了害我一个人,雇佣了多少维稳流氓?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维稳流氓?(见附8)我做我的好人,他们该遭什么报应就遭什么报应。



附:
1、《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2、《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3、《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4、《11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5、《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中共恐怖统治实录》

6、《人算不如天算:亲历《经济上搞垮》的迫害政策》

7、《潘晶偷文件:特务偷文件时偷走的是“烟幕弹”》

8、《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11栋304也是便衣(卧底)特务,11栋里一半以上的住户都是狗特务

 

刚刚发现,11304也是《谷都派出所》的便衣(卧底)特务。小区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华丰花园10区(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旁边是有百年历史的光后(中心)小学,让孩子生活在流氓(特务)旁边,家长们要小心啦!!!),11栋是进入小区后右转再左转角落里的那一栋,门上有号牌。欢迎大家围观公安便衣特务!!!

 

今天中午我下楼调整水阀,因为昨天被黑保安破坏了一下(见附1),一时没调好再下去调整一下,没想到有“意外收获”——(11栋)304也是卧底特务。他正在房里刚刚拉开门,看那样子是想出门,应该是打算像昨天一样到楼下监视我,没来得及走出房门,在房里就被我看见了。

 

昨天我下楼4次调整水阀。第一次下楼时,到楼下来监视我的就是这个胖子(男),第二次出来监视我的是303,第三次拍视频那一次出来的是那个黑女人,我差一点就拍到她,我第四次下楼时当时不知为什么忽然把水量调小了,正常是不会的,我当时还奇怪呢我为什么这样做呢?而且还懒得再调了就想等着今天再下楼调一次,结果今天一出门刚下一层楼就看到304这个狗特务了,天意让他暴露在我眼里吧。他当时想很快的把门关上,但是我已经看见他了。

 

304303,加上前几天暴露的暴恐特务703(见附2),还有以前曝光过的403501502602702(这些特务暴露的时候,我都详细写过,在这里就不重复了),这里已经讲到8家住户了吧?!这栋楼里一共20家住户,如果还有隐藏的没暴露的特务,那么这栋楼里很可能,超过一半的住户都是公安《谷都派出所》安插的便衣(卧底)特务。每一家特务住户,为了伪装的更像正常家庭,都不是一个人,有夫妻档、老少搭、子女档等等,一共有多少个特务在这栋楼里进进出出真的不大好计算了!为了监视我一个好人,安排了多少个特务?!租这么多房,雇这么多人(指特务),需要多么庞大的开支?那全国呢,为了统治中国人,共产党养活了多少狗特务???共产党必须维持这么大的开支,才能控制住好人,维持住统治!!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公安)还用什么黑钱维持这么庞大的(特务系统的)开支???(见附3

 

 

附:

1、《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中共恐怖统治实录》


 

2、《《谷都派出所》行凶特务的准确住址暴露了!》


 

3、《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



谷都派出所便衣特务——小区黑保安(姓毛的)肆意滥动我家水阀,破坏供水。(见附)


今天又偷偷关闭我家水阀,我捆水阀用的红绳扔在一边,这还不是故意的吗?我把水阀捆上都挡不住流氓特务的破坏(指姓毛的黑保安)。我一看,果然是姓毛的黑保安值班。


我去找他理论时,一说到实质问题,前一秒还佯装谈笑,后一秒就凶相毕露,抄起扫把、殴打受害人(见视频)。实质问题是指视频中我说的话“现在外资撤出中国,卧底特务的主子(谷都派出所)再也没有黑钱养活卧底特务了”,怎么听到这句话就凶相毕露呢?这暴露的还不彻底吗?


姓毛的黑保安是《谷都派出所》的卧底特务,整个物业公司都是派出所的特务部门,所以才敢行凶打人,故意害人。


姓毛的黑保安旁边的老头子也是卧底特务,公开身份——清洁工。早在2016116日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在这个位置上殴打我的时候,这个特务负责阻挡受害人(指我),配合烂逼书记出手殴打我。


谷都派出所“安排”在本小区的流氓(卧底)特务还有很多,这些年也陆续曝光了一些。这些便衣(卧底)特务,平时监视好人的一举一动,必要时行凶殴打,诈骗维稳费!无中生有、虚构镇压对象,大批便衣围困受害人住地,制造镇压假象、诈骗维稳费很多年!渣子们(警察、便衣、家属)都靠诈骗维稳费活着。





 
PS.小区地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华丰花园10区(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旁边是有百年历史的光后(中心)小学,让孩子生活在流氓旁边,家长们要小心啦!!!)





附:


《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偷偷摸摸开到阀限——搞坏了我家的水龙头


 照片:
加几张截屏照片会看的更清楚吧(照片后有视频):
20170105姓毛的黑保安行凶打人1

20170105姓毛的黑保安行凶打人2

20170105姓毛的黑保安行凶打人3

20170105姓毛的黑保安行凶打人4
獐头鼠目的《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好人能长这样吗?(2017912日补拍)





视频说明:《姓毛的黑保安》前一秒还佯装谈笑,后一秒就凶相毕露,抄起扫把、殴打受害人(见视频)。实质问题是指视频中我说的话“现在外资撤出中国,卧底特务的主子(谷都派出所)再也没有黑钱养活卧底特务了”,怎么听到这句话就凶相毕露呢?这暴露的还不彻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