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2日星期五

习近平急于出书的目的是帮江泽民解恨,他的书永远也战不胜《转法轮》


根据公开的报道,《转法轮》是译成外文最多的中文书,这本书目前已经被翻译成了近40种语言,加上中文,共40种文字。相比较而言,《圣经》、《道德经》已传世上千年了,而《转法轮》从199412月开始以中文出版发行,至今才短短二十多年,就已被译成了近40种语言,迅速传播到世界上那么多国家。而且,欧、美、亚、澳、非洲几十个国家的人还专门设立节日,纪念和感恩他给人类带来的光明和希望。一本书获得如此殊荣,这不仅超越了我们民族文化的巅峰,也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辉煌。难怪有人说《转法轮》是我们华人最高的荣耀。(报道原文见附1

最近听说习近平出书了,习只干了一届,还没到总结的时候吧?胡锦涛敢于“裸退”,退了以后还能出书,习近平连这样的自信都没有。非要在十九大之前急于出书干什么?他怕下去呗!习担心自己没有下届了!他一旦下台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影响力了,他得罪了所有派系的人他自己很清楚。所以他想要把该做的事,抓紧做完。出书怎么能成为一个党魁“该做”的呢?出书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有人说中共要对外输出思想,简直笑死人了。只会“宽衣”的习近平还会有思想吗?照着稿子读,能读下来就不错了,让这样的人搞出点什么“思想”来,简直比登天还难!这可有点“小骂大帮忙”的意思了,也是为了掩盖习的真实目的吧。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平民出身,讲法时教授、专家、留学生云集,许多博士、硕士甚至不远万里从国外飞去听法,李洪志师父洋洋洒洒讲上几个小时,不需要草稿,把讲话录音整理出来就可以出版成书。江泽民怎么能比呢?!连一个小脚趾头都不如。江泽民妒嫉李洪志师父、妒嫉法轮功,已经恨的牙根痒痒了。

江泽民费劲脑子只想出来三句话,还要号称“三讲”,印成书后经过中共组织系统层层推广、强制订购才销出去。江泽民直到下台也没能在出书这方面战胜法轮功呀!妒嫉之气积压在江泽民胸中多少年呀!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集团》的接班人,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见附2),他的资源已经耗尽(见附3)。观察他在台上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江泽民血债集团》服务,这次习近平是在利用自己在台上的最后时光,完成政治任务吧!——帮江泽民解妒嫉之恨。

现在,在全世界有很多人每天都读《转法轮》,已经读了几百遍了,还在读。一些法轮功学员会背,还有一些学员能背全本《转法轮》。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无数人从《转法轮》这本书中身心受益,真善忍的指导思想深入人心。

你毛、邓,包括江、胡、习等的任何一个共产党人写的东西,大家都知道哪些都是骗人骗己的东西,如果不是强制组织学习,就算强制订购买回家去,又有谁会去主动翻一下呢?我真不理解,习近平把自己的书翻译成20种外语有什么意义?谁看呀?共产党还能到国外去搞强制订购,去组织“政治学习”吗?!徒增厕纸吧!

从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的1999年到现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小官员已经换了几届,锒铛入狱者众多。大法师父还是大法师父。到底谁是真神还不清楚吗?!



附:
1、《你知道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文书是哪本吗》

2、《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的延续: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是《江泽民集团》继位之争》

3、《习近平《江泽民血债集团》继任者的真实身份暴露:习近平资源耗尽》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警察恶意上门骚扰老百姓凭什么?警察窃听老百姓、搞老百姓情报,警察偷来的东西也能当成“证据”吗?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时晚上在家观看电视节目时,不知不觉睡着了。我昨晚就是看着节目睡着了,只不过我看的不是电视节目,而是电脑里储存的视频节目。其实我当时没想睡觉(2030),我打开视频节目以后,只是在床上躺一会、休息一下,结果很快就睡着了。

我忽然被敲门声惊醒,简直是砸门!外面的钢门被砸,发出“巨响”。我一听这外面敲门的就不是好人,好人能这么“敲门”吗?是警察恶意上门骚扰老百姓来了,我根本就不给他们开门,我不用看都知道他们的嘴脸。

我开着视频节目能睡着觉,说明我播放的声音并不大,如果音量过大,我本人还能睡的着吗?!这个常识大家都懂的。我能被警察“敲门”的巨响惊醒,说明我播放的声音远没有警察“砸门”骚扰的声音大,对吧?!周围邻居不可能听见我打开的是什么节目,也根本就不存在群众举报、报警的问题。

那么警察是怎么知道的?警察窃听了呗!——警察非法窃听老百姓家里,我当时看的是揭露共产党镇压好人的真相节目,警察窃听到了,不爱听了,就暴力威胁我来了。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警察恶意上门骚扰了,不论警察穿着警服还是便衣,还是警方临时雇佣的“维稳流氓”们,他们的情报来源都是——警察非法窃听老百姓家里。

警察以前还在小区里造谣说邻居都能听见我家大声播放什么内容,意思是他们接到报警才来“骚扰”我的(见附),其实正常邻居根本听不见。这次我可以“辟谣”了,因为警察已经以自身的流氓行为“证伪”了。

你们警察窃听的东西能当成证据吗?说白了,那窃听不是就“偷”听吗?偷来的东西能当成证据吗?你敢往法庭上拿吗?你拿到法庭上也不会被采信的,还暴露了你们警察自身的罪恶——你不窃听,你能知道我在自己家里干什么吗?我也没有公开播放、公开讲话,我也没有加入什么组织,我也没有什么社会活动,我在自己家里呆着干什么,你能知道,除了窃听还有别的方法吗?

窃听老百姓,不就是搞老百姓情报吗?只有敌对的双方才互相搞情报,那警察把老百姓也当成敌人吗?说在世界各国都有窃听行为呀,那不都是窃听对手吗?尼克松总统窃听的是竞选的对手吗?美国FBI窃听的是恐怖分子等吗?他们都要有证据把被窃听者定成“对手”的时候才去窃听的吗?!你见过谁把“自己人”当成对手来对待吗?

那警察有什么证据把老百姓定成对手呢?那就是警察的主子——共产党把老百姓当成“对手”了!共产党从来没把老百姓当成“自己人”!统治老百姓,威胁老百姓才是共产党的真实目的。共产党的本质是从纳粹德国来的西方幽灵,从它来到中国的那一天也没有把中国人当成“自己人”。共产党来到中国就是要夺权、统治中国,永远祸害中国人。共产党进入中国从抢夺中国土地、杀地主开始,夺取政权以后搞运动、整人害人,一次整5%的中国人,下次再整5%的中国人,搞几十年政治运动,100%的中国人都被害过一遍或几遍了。说现在不是改革开放了吗?但是事实是,中国人怎么干都不富,能富起来的都是贪官,就是当年帮助共产党整人害人的各级党官们(和他们的子孙们)。政策规则是共产党定的,而共产党在本质上早已经把你老百姓当成对手,把你装在里头,你能干出来、富起来吗?!只要共产党还在,中国人富不起来。

警察凭什么上门恶意骚扰老百姓?警察窃听到了老百姓在家观看一些共产党不喜欢的东西,搞到老百姓的情报了,就上门恶意骚扰——暴力威胁老百姓不许看,再不听话,就把你抓起来,直至害到你家破人亡,就是这么回事呗!

说正常人也可以来找我谈一点事情,那能在晚上快到2100才来吗?白天不能说话吗?在正经时间不能说吗?非要在晚上砸门骚扰才能说话吗?这是什么混账逻辑!我这里也没什么急事,事实上我这里根本没事,我才是好人!警察根本没有理由跟我说话!(包括便衣特务们,他们都开不了口)那警察还来干什么?恶意骚扰老百姓嘛,欺负老百姓来了!欺负到门上来了!

这才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至于中国的官方媒体上说什么,那都是编造出来的洗脑宣传,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


附:
《你不窃听你能听见我骂你吗?警察编造的谣言恰恰把他们力图掩盖的窃听好人的事实暴露出来了》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

混账逻辑欺负老百姓,欺负到门上来了


共产党为了欺负老百姓,编造了多少混账逻辑,暴力威胁、强制老百姓接受,中国人“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写出来才知道中国人受了共产党多少欺负,都欺负到门上来了。

如果有人说为了你家不被盗,就要派特务24小时监视你家,这样就能保证贼匪无法接近你!你会同意特务到你家来监视吗?中国的小区保安就是这个原理吧,保安不需要什么本事,渣子都能干,因为保安看住的不是坏人而是好人,呵呵!真有歹徒来了,保安也没有执法权,跟普通百姓一样。但是,有了保安身份的便衣警察,不但明目张胆的监视老百姓,老百姓还得掏钱养着这些特务,特务保安对老百姓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因为他们是代表政府来“保护”你老百姓呢。(见附12)暴力威胁被说成“保护”了——利用“混帐逻辑”欺负老百姓呀!

你老百姓胆敢不给钱养活这些“狗特务”?那共产党再给你编造一个“混帐逻辑”:为了保护你的安全,在你家门外再加一道锁(电子门禁),房主回自己家也要找保安给开门(实在民愤太大的情况下放了一把钥匙在保安那里)。中共警察用维稳费(镇压费)安装这些电子锁,还派特务盯住这些电子锁,不许老百姓拆掉。就是摆明了要控制老百姓了,你自己买房、你住在自己家里,也像住“监狱”一样。

说我们小区也没有安全问题呀,不怕的,便衣警察在你们小区的墙上开多几道后门(雇佣特务保安的物业公司也是便衣警察扮演的),特务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入小区,你还能没有安全问题嘛?特务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在楼下偷你车,潜入你家里破坏你家物品、盗窃财物等,空调、冰箱、各种电器、煤气、炉灶,反正能破坏的都给你搞坏了。有时你家的下水道都用牙刷给你堵住……,不给你一些暴力威胁,你们老百姓能接受党的混账逻辑吗?这真是欺负到门上来了。(见附3


附:

1、《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20171

2、《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20162

3、《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埋伏的便衣警察被敲出来》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郭文贵想钻入的第二个目标群体——民运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郭文贵被说成了“反共的民主斗士”了?还有一些民运人士公开顶他。在一些人的口中,好像郭文贵的所谓的“内部爆料”对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事实上,我从没见过郭文贵说出任何民主、自由的理念,也没见过他为民运做过任何实事。如果他那些根本无法证实的“爆料”算是揭露中共的话,这就是对民主进步的贡献?那习近平还抓了共产党的贪官了呢,比“爆料”还厉害,那习就是反共的民主斗士了吗?为中国的自由民主进程做出贡献了?那共产党的哪个当官的能不整人、不害人?没有经过权斗他能当上官吗?那被斗下去的也都是共产党的官,那这些权斗上台的党官们都成了民主斗士了?这个逻辑不是太可笑了吗?

郭文贵刚一出来时,是想钻入法轮功内部的。他的如意算盘,他承认“活摘器官”的存在,假惺惺的向法轮功学员道歉,并为此捏造了“李友换肝”的假料。以此向法轮功示好,换取法轮功学员的信任,进而钻入法轮功内部。但是“活摘器官”,即“器官移植”是个专业性太强的领域,毫无医学常识,也没什么文化的郭文贵一下子就暴露了,我当时就写了帖子揭露他。(见附)

也就是说郭文贵的第一目标群体是法轮功,失败后转而进攻第二目标群体——民运。反正我的观察就是这样的,我本人不是民运,我由于关注法轮功相关的问题,而持续关注郭文贵,就发现了这些问题。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郭文贵是中共公安内部的高级商干特务,他出来做事都是有系统性规划的,他也不是一个人,他背后有一整套班子,第一目的失败后立刻转入第二个目标,有兴趣的人可以观察他的下一步……。

从郭文贵的第一目标来看,他后台是《江泽民血债集团》。他第一目的失败后才退而求其次,转入第二目标。江泽民的真正继任者是习近平,不知道是谁把薄熙来说成是江的唯一接班人,恰恰相反,薄熙来是没上台的接班人,习近平才是上台的接班人(见附2)。从郭文贵的第一目标看,郭就是习近平的马仔。郭文贵曾经说自己逗留湖海庄园,我也分析过习近平买下了湖海庄园才换来了与川普的会面(见附3),如果能验证的话,那就最能证明郭文贵是习近平的马仔了。


附:

1、《郭文贵爆假料为钻入法轮功内部,洗白中共活摘器官》

2、《习近平是江泽民血债的延续:习近平和薄熙来的斗争是《江泽民集团》继位之争》

3、《习近平《江泽民血债集团》继任者的真实身份暴露:习近平资源耗尽》

4、《习近平的“救命稻草”——朝鲜开战》





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警察利用“加密锁”祸害老百姓:埋伏的便衣警察被敲出来


警察用维稳费购买“加密锁”,强行安装,锁住我们小区的每栋楼的大门。居民没有加密权,加密权在警察,具体通过其操控的违法进场的“黑物业”(即便衣警察扮演的物业公司)具体操作,黑物业雇佣的保安手里有“电子钥匙”。听清楚啊,这是“加密锁”,不是电子门禁系统;这种“加密锁”没有普通门禁系统都有的安装在每家的“开门按钮”,就是用通电的加密的锁头,只锁住你家楼下的大门,每家无法在自己家里开门;本小区居民回自己家时要找保安给开门!加密权在人家手里,人家改了“后台密码”你就得再求人家才能回自己家,这是中国特色小区吗?!

看起来,警察来势汹汹啊!警察欺负老百姓都欺负到门上来了。但是你要从本质上看这个问题,就会不同。从这件事的本质上来看,是这么回事:有人花钱买锁加密,安装在别人家的门上,企图把别人关起来。是这个原理吧?!

请注意,任何锁头哪怕是高科技的通电的“加密锁”,只要从里面打开门都是可以被拆下来的。而业主都可以从里面开门呀,业主从楼里出来、开自己楼栋的门很正常呀!只要门一开拆锁就容易了嘛。所以警察们就非常担心这个先进的“加密锁”被大家从里头拆下来?

事实上是警察做贼心虚,他们心里很清楚,小区居民都很讨厌这些“加密锁”,大家都恨不能立刻拆掉这些“加密锁”。警察们怕这些“加密锁”被民众拆掉,派出卧底(便衣)警察在本小区蹲守,看住这些“加密锁”、避免被民众拆掉。但是这些狗特务(警察)在暗处,我怎么能让他们暴露出来呢。

今天午饭后我拿了一把小榔头,对着锁头框,大声猛敲一阵,其实还没敲几下,就从门右边跳出一个女特务,几秒钟后又从门的左边跳出一个男特务,我一看,咦?!这不是姓毛的保安吗?我早知道姓毛的是便衣警察,但是他的公开身份是“保安”呀!他不是应该在门口的保安室里吗?到这里有三栋楼的距离,不少于五百米,怎么他几秒钟就跳出来了?而且今天不是他值班(他应该在自己家休息才是正常的)。这还不是事先就埋伏在门口的吗?姓毛的跳出来一看“加密锁”没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我只是敲一敲嘛!他找不到借口报警,想动手打人(指我)也没有借口,气急败坏的与我吵架。实际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我让他到街上来公开打人给大家都看一看,他躲进保安室不出来,我趁机杀个回马枪,快速的把锁的一部分结构拆下来了、扔掉了。(姓毛的《特务保安》打人的视频见附1,他以前还用木棍打过业主,事实见附2

这些“加密锁”不属于公物,也不是物业资产,没有一个业主同意安装这种“加密锁”,就是便衣警察用维稳费买、强行安装,说维稳费也是公款,那你们警察把你们的资产都拿回警察大楼去好了,你把你们的东西都拿回去、放好了,谁还能找到你们的大楼里去拆锁呀?也就不用担心民众拆掉它们了,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中国警察恨不能骑在老百姓脖子上拉屎呀!我自己买的房子,你用一把锁头就不让我回家了?你们警察也不要个逼脸呀!

警察刚刚害人,他们知道受害人可能会报复,他们正在等着我去报复他们、以便加重迫害!只要我一反击,警察就会反咬一口,以执法的名义把受害人抓起来,把受害人的反击说成“犯罪”。警察蓄意逼我反击;因此警察单方面不断犯罪、迫害升级,也是警察加重自身的罪恶,必遭恶报!

因此我不会立刻反击警察的恶意迫害,我才是好人!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我只要敲一敲就把埋伏的警察都敲出来了,就像今天一样以后也可以经常敲一敲!





附:
1、《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20171

2、《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20162


照片说明
这个女“狗特务”(便衣警察),从楼梯上跟踪我下来的,还抢先一步、在我前面一步下来的,这样不算“跟”踪了吗?下来之后不走,在太阳底下装作打手机,正常人能这样打手机吗?要么在楼里要么快点走……。还不是为了看住“加密锁”不被拆吗?!

她的隐蔽房: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404,这个女特务是从这个门里出来的,404他们家还有一个老女特务,一看就不是好人,这套房子是公安特务的“藏身处”,里面住的人都是值班(监视好人)的。


“华丰10区”是有一个网球场那个小区(现在已经改成小型车辆停车场,但是还能看得出来以前是网球场),也就是,从“宝塘”茶点那条路进来的那个小区。







2017年9月11日星期一

蔡若莲强推的“国民教育”是否包括诽谤法轮功的内容?


香港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之子跳楼自杀后,被“恭喜”。我由此才了解到,香港的“国民教育”项目是她充当旗手、强行推动的。

我只关心一点,这个“国民教育”里面有没有诽谤法轮功的内容?就算现在没有,将来也可以加上去嘛!毕竟现在才刚刚推动这个事,还在“遮遮掩掩”,即,没有立即全盘照搬中共的洗脑宣传内容;将来再把洗脑内容一点点加上去,怎么办?!中共历来混淆党国概念,党大于国,中共说的“国民教育”就是“党奴教育”,说白了就是,共产党在大陆迫害谁时,香港人也必须去仇恨谁、敌视谁!甚至主动跟随中共迫害谁!这个“国民教育”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呗!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十八年来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反对中共灭绝式迫害。目前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只有在发源地中国(大陆)是被禁止的,全世界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佛法)。

诽谤佛法,天理不容。在中国大陆已经有数万警察、官员因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佛法)遭到“报应”,这些恶报信息在网上已经公开,在香港这样一个自由一息尚存的地方,相信很容易看到这些信息。在这样的形势下,如果还有港人强推助恶为孽的“国民教育”,那就是伤天害理了!神目如电!这样的港人还能不遭报应吗?其实媒体上早有“报应”论,我个人比较挺这个观点。


天理昭昭君可知,香港官员追随中共政府迫害好人,也逃不出遭恶报的宿命!香港在政治上独立与否,我并不关心,但是我希望香港人永远拥有独立的思想,和自由的生存空间。祝香港好运!





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还有人盗窃外语吗?!那彭丽媛算不算盗窃英语?!


可能是这一句非常正常的话终结了我的专业翻译的职业生涯。20097月我与公司[]另外几人一同在俄罗斯出差,回国时在俄国机场海关,一位工作人员询问我们托运的行李中有什么(指爆炸物等),因为我是翻译,其他同事不会俄语,所以俄国机场海关的工作人员直接问了我。那次我们人员比较多(还有其他公司的人同行),箱子也比较多,那天的行李托运不是我经手办理的,我也没法知道别人的箱子里都装了什么,所以我就对那个俄国海关的工作人员说:

——“Вытащите все наши чемоданы, откройте их, и покажите мне, где находится бамбук?”(请把我们的箱子都抽出来把它们都打开请指给我看爆炸物在哪?)

我只说了这一句话,那个俄国海关的工作人员思考了一下,也只说了一句话:

——“Всё.”(意:行了)

这就是说,没事了可以走了。我们一行人就顺利回国了。

此后不久我爸说“没想到你手把这么横呀”(“手把横”是东北方言,就是“水准高”的意思),我当时还一愣,这水准高吗?这是多么自然的、多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任何高难度词汇,也没有复杂的语法结构呀;这句话对我这个专业翻译来说不算什么,我简直都不需要思考,我随口就说出来了,真正体现我高水准的东西,我还没拿出来呢!此后不到四个月,公司就强制我失业,从此以后再没允许我工作。以公安警察的下流手段完全可以破坏自由求职,你往哪个公司投简历,警察们通过“脑控窃听”都能知道,他们会打电话到你求职的那个公司,一个电话(造谣)就能破坏掉,那个公司就不敢用你了,你水准再高也会破坏你的求职,目的是经济迫害,孤立、饿死好人。

这不矛盾吗?既然承认我“水准高”,为什么还破坏我工作呢,难道水准低的人才被允许工作吗?

当年镇压法轮功时,“罪状”里不是有一条吗?“李老师盗窃人家功法”——什么叫“盗窃功法”,就是李老师根本不会气功,是听了人家的班,把人家的东西拿来编了一编。这是真实发生过的共产党“公开造谣”的事实,当年的很多证据都保存下来了。共产党有过这样的造谣诬陷的历史事实。

我恍然大悟了。虽然我说的那一句俄语,在我看来都不算什么事,对我这样一个专业翻译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句话,恰恰证明了警察们力图掩盖的一个事实真相——我真会俄语,我是真正的俄语翻译。顺着这个思路,反方向想下去,那么便衣警察们的目的是要“歪曲”事实,捏造一个“罪状”——“盗窃俄语”:受害人(指我这个受害人)根本不会俄语,她以前翻译过的东西都是别人翻译的,她是把别人翻译的东西拿过来用了,说成是自己翻译的……,这个逻辑对吧?那我在俄国机场海关说的那一句话就使警察编造的谣言不攻自破了,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呗!

作为一个专业翻译,在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不只做笔译,翻译文字材料呀,我还经常在现场口译,那你们警察能说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俄语不是我说的?!是受害人(指我)“盗窃俄语”了,我都不知道这外语还能被盗窃?事实上,只要让我有机会说一句话就能打破警察的谣言吧(如上所述)。我想,警察在造谣诬陷我时,找的人比我多,做的工作比我细,这一下子全都暴露了,所以警察们就气急败坏的强制我失业了,主要是警察们的主子——共产党整人、害人的目的达不到了。我爸的“水准高”之语,也是他们谎言维持不下去时,万般无奈的真实心态的流露吧!

我是证实自己是真实的了,那与我相反的情况也有。那彭丽媛在联合国说英语时,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往外蹦、根本连不成句,大家都听的出来,她根本不会英语,那彭丽媛算不算“盗窃英语”呢?是不是有人主动献媚,帮写稿、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教她读,我没法核实,但是她不懂装懂、公开骗人,也是道德问题!


[]“公司”相关信息:

20094月,经过网上公开招聘,笔试面试合格,我被公司录取为正式员工,合同期限三年,职位俄语翻译;公司名称:嘉汉板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Sino-Panel (China) Invesements Limited);公司地址:广州市东风东路767号东宝大厦2003-20081905-1906室,1711-1712室;这公司实际上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公司多个高管同时在嘉汉林业上班(以下简称“嘉汉Sino-Forest”)。我在“嘉汉Sino-Forest”工作8个月,于20101月被强制失业迫害而离开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单》上的具体原因写的是“公司原因”,即公司违约。

我离开公司后从公开渠道获知:2012年在多伦多上市的“嘉汉林业”(Sino-Forest)在遭受欺诈诉讼后破产,此后其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不承认自己存在违法行为,但同意支付1.178亿美元的和解费,这将是加拿大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一笔涉及审计纠纷的和解费。


附:
1、《彭丽媛的真实声音和她的“声替”完全不同》

2、《我不知道警察这样造谣孤立、侮辱受害人;政府背书的谣言也是谣言!警察犯罪也是犯罪!》





2017年9月1日星期五

我不知道警察这样造谣孤立、侮辱受害人;政府背书的谣言也是谣言!警察犯罪也是犯罪!


曾经有一个邻居吃惊的问我:“小胖子跟你没关系呀?!”因为,我被警察绑架后公开讲过这样一个真相“后妈潘晶的孙子(即“小胖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别人的孩子不负责、没义务”。我讲了这个以后,周围的邻居才发出这样的感叹!言外之意:他们以前得到的谣言一直是:“小胖子”是潘晶帮我养的,我自己不养孩子、不负责任、都被警察抓起来……,是这个意思吧!事实是,我本人没结婚,从没生过小孩,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我很正派,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警察、便衣特务围困我几十年,不让我有个人生活,把受害人(指我)逼死、害死就完事了,警察是这样做的;我将计就计、独自生活,也不受那个苦了,也没有生活负担了。警察有目的的这样故意造谣——毁我清誉!

不久前,我在小区门口质问便衣警察“你们凭什么监视我?”,小区的保安高声对我说“你回家喝酒去吧,别喝多了!”——我才知道,警察还造谣过我喝酒。我赶忙讲真相“我不喝酒、不吸烟,我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这两个谣言是意外暴露在受害人(指我)面前的。至于警察还造过多少谣,我还不知道,也没法立即辟谣。造谣显然是为了破坏名誉,警察有组织破坏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他还包括,破坏家庭、婚姻;如果受害人已经结婚,警察会胁迫其离婚,如果受害人没结婚,警察会控制受害人、造成其无法结婚的现状;有时会先逼婚再胁迫离婚,这主要是为了更好控制孤立受害人的目的。破坏名誉,也包括破坏物品。煽动社会践踏人格尊严:如孤立歧视、侮辱刁难等。如果受害人不肯受辱,便以警察的身份打着执法的幌子,把受害人描述成罪犯(如前述两个造谣项目),甚至真的出动警力把受害人抓起来、非法关押、劫持到精神病院,直到受害人接受必须受辱的现实?!并以此煽动社会迫害,造成受害人受辱的客观事实。这些迫害手段,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了,不需猜测!

这个小胖子我也见过,那么后妈潘晶是如何对我解释这个用来给我造谣的孩子的来源呢?潘晶说这是她自己的儿子王明海生的,儿媳妇生出了“小胖子”以后不久就抛弃了王明海和“小胖子”,出去坐台、还找了别的男人,这孩子可怜……。我对这种说法信以为真,以为这就是潘晶家里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也没多问具体情况,所以这十几年当中,我也没有怀疑过这孩子的来源。

我也不知道小胖子是警察为了给我造谣而特意准备的!也没这样想过!其实,公安警察与计生部门互相勾结,抢夺婴儿、贩卖婴儿,在中国是很普遍的现象,还有出口记录。(见附1)小胖子是从哪来的、干什么用的,警察们都很清楚。

以现有的医学技术,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到医院一检测DNA(亲子鉴定)不就都清楚了吗?!都检查清楚了,警察还怎么背地里造谣呢?强制检测任何人的DNA,必须起诉被告人,持法庭令强制其进行医学检测。如果经过这样的法制程序,只要一查出真实的结果,警察不就自己暴露吗?——警察诬告好人!警察将来还怎么到处造谣、借机抓人、安插特务、分赃维稳费呀!警察刻意回避法制程序,甚至可以说,警察非常害怕法制程序!如果用法制的标准去衡量,警察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

那为什么大家对谣言都信以为真呢?因为这些谣言是政府背书(担保)的!警察代表政府暴力威胁受害人、维护谣言,变相强迫人们相信这些谣言。

《谷都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见附2);《谷都派出所》警察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3);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被警察抬上警车、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4)。这些不都是政府犯罪——镇压行为吗?!警察还诬陷受害人自愿被警察绑架,洗白罪行。(见附5

警察暴力威胁与政府背书的谣言互相呼应,对受到迫害的好人肆意践踏人格,煽动群众敌视好人、仇恨好人,哪个群众相信了这些谣言,那不是损德吗?群众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共产党为了迫害我一个好人,就害了更多的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共产党利用政府机制害人!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

警察犯罪也是犯罪!政府背书的谣言也是谣言!


本人声明

▓我不立刻反击警察的恶意迫害、就能避免被他们“设计”!我才是好人!警察蓄意逼我反击,所以警察单方面不断犯罪、迫害升级,警察罪上加罪,必遭恶报。《下三烂警察》执行“国家迫害”;警察自首电话:001-347-448-5790,警察自首传真:001-347-402-1444(追查迫害国际组织)

▓我太孝顺!不论中国共产党怎么利用我的孝顺、勾连家人(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害死我亲妈,迫害我本人(到我家里武装绑架、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窃听、监视、跟踪迫害我几十年……,我还是要做好人!我还讲出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我住自己的房,花自己的钱。专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我自己找的工作也不让我干,强制我失业十几二十次——全国哪里都能找到我。秘密脑控辐射(迫害)我几十年。

▓中国人生存能力强,没有共产党迫害我自己就能生活的很好。


个人信息

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户口是否迁入本地不大清楚)。

郭德源:我亲爹,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强制我失业、暴力威胁我本人(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户口是否迁入本地不大清楚)。

王毅:即“小胖子”,王明海的儿子,潘晶的孙子(小名乐乐),弱智、斜视,12岁,2-3岁时开始偷家里买菜的钱。上小学以来至少换过3个学校,潘晶逼这孙子偷,如果偷不到回家就会被打,打的鼻子蹿血。烂逼潘晶不许这个十岁多的孩子单独下楼在小区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不许他单独外出,就是怕孩子无意中把造谣的事实拆穿了。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新闻报道《计生官员“没收”婴儿出口》(2011年)

2、《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4、《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5、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防止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


照片说明(共2张):

1、后妈潘晶和“小胖子(2009年拍)


2、亲爹郭德源(2009年拍)